襄阳论坛_草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雨雨雨雪雪雪~~雨雪天气来临,快来领取暖心好福利~~
襄阳草根论坛欢迎您!
“必须对照时代坐标,深入分析、把握全区的发展阶段、发展路径和
http://i.hj.cn/xywb/20181217/XYWB2018121710_2.jpg 超市猪肉价格波动不大 全媒体记者韩犁夫摄 http:/
人民网北京12月16日电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5日刊登景延安署名文章
214410
https://p0.ssl.qhimgs4.com/t011c9f2a1a61a66e1f.jpg 清朝晚期,人们已
前天晚上,我站在那里看别人做
作為外行,在他們吵出個定論來之前,我們只需要知道: 1.歐盟絕對禁止轉基因食品(包括動物飼料) 2
闫家面馆:朴素于
第38期:2018年12月29日集合-2019年01月03日(元旦排期) 214453214454214455214456214
买一送一:醉美福建六日游 214230金砖厦门/鼓浪屿/土楼/泰宁/古田会址/武夷山/醉美
214391
214315
冬雨绵绵读金庸 作者:王德
本帖最后由 襄城土著
公正用人,公在风气发布时间:2018-12-
寒夜独行 ——漫
12月6日,湖北省作家协会发布第七届湖北文学奖终评结果,2部长篇小说、3
5-10年后,医疗健保、自驾汽车、教育、服务业都将面临被淘汰的危机! 1.Uber 是
木屋深麓,花草绕烟树。 舟渚溪中
浩渺烟波洗恋心,巍峨石像月平林。 一江秋
“泸小二”光瓶酒每周人气榜第8期获奖作者名单 (2018年12月第1周,统计数据截止时间12月8
教你一步一步注册掌上草根: 一,打开掌上草根 213

城市大秀场

《镜头中的襄阳》摄影大赛火热进行中~~
查看: 8252|回复: 39

襄阳群侠传--24楼更新第三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2 23:36
  • 签到天数: 4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30 22: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您来到襄阳草根论坛,注册后发帖看帖更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章 时空盘
    方今之世,文化大昌。
    甲午年秋,正是气爽天高,桂子飘香的好时节。飞独坐家中,闭关笔耕。
    构思诗词歌赋,创作科幻小说,思考武侠情结,砥砺评论观点,一会想东,一会想西,思维就没有定在哪个地方一秒钟。脑电波的飞行速度,早已超越了第一宇宙速度7.9KM/秒, 达到11.2KM/秒了,只有宇宙飞船,才能跟得上。
    不过,若论思维的真正远度和深度,那是精骛八级,心游万仞,任何飞行器都望尘莫及。
    正想到一个关键点,小米电话响了,一看是周晓东打来的,当时就来了精神。
    这周晓东是其铁杆,学会同仁,诗词同好,惺惺相惜,成为莫逆。
    两人三句话不离本行,王宇飞刚聊起诗作,晓东便要邀他出去找灵感,聘风雅。最后选定了临汉门作为“约会”地点。
    二十分钟后,临汉门城楼上响起了“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的吟诵声,若细看之,原来是一身休闲服的晓东站在正楼城台前,摇头晃脑,平长仄短,不亦乐乎。王宇飞接了最后一句“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两人城头吹风,快意正兴。
    王宇飞道:“兄之吟诵,真是随波荡漾,愚弟技痒难耐,也献丑了。”于是把《临汉门序》背了一遍。
    晓东道:“倒也激情冲天,只是缺了些运气发声的微技巧。我作示范,你注意听。”于是把宋玉《风赋》背了几段。
    王宇飞道:“妙,跟着孟老师你进步不小。写你自己那《风赋》怎么不背?”
    晓东笑道:“哪有自己吹捧自己的。”说着把扇子展开。扇子上写了几个字——“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以认识人”
    王宇飞道:“有深度。照你可以多识人,四季扇子不离身。”
    晓东用扇子搭个凉棚,道:“你没见太阳来了。”果然临近中午,风停气热。
    宇飞道:“我们去瞧瞧韩夫人。”晓东摇着扇子,两人快步走到城头西侧,瞻仰韩夫人像。
    看着众人在那上香,宇飞往后退了几步,吟诵道:“世有城池千万座,应无一处号夫人!”
    晓东正在望像思索,听见这句,回头道:“这不是元林大作么?”
    宇飞道:“堪堪记得后两句,前两句记不起来鸟,你记得么?”
    晓东道:“我想想,恩,是‘临危岂必丈夫身,当日功名典已珍。’两句。”
    宇飞道:“连起来就是临危岂必丈夫身,当日功名典已珍。世有城池千万座,应无一处号夫人。此诗名为《夫人城记》,实妙哉!记得严师夸赞说‘真真好诗’,还动了三字哩!”
    晓东道:“正是。严师将前两句改为‘赴危岂必丈夫身,当日功勋史已珍。’”
    宇飞道:“改得好!我记得小雷也写过一首《夫人城怀古》:纵有夫人筑此城,襄阳仅得暂安平。休言降将非豪杰,诈破前秦百万兵!”
    晓东道:“此诗咏史,亦为佳作。想当年苻丕攻打襄阳,中郎将朱序在此镇守,轻敌不备……最后不得已而降秦。”
    宇飞点头道:“瓜娃子竟然以为前秦无船,谁知敌将石越点骑兵浮渡汉水,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狼狈不堪,一城百姓差点跟着他完蛋——有子不让母上前,瓜娃子也算一代名将,当时肯定脑子进水了。”
    晓东呵呵笑道:“能守我襄阳城一年,也亏了他的老娘啦!”
    两人从“韩夫人”那里辞别,海侃神聊,方步徐行,早已忘却太阳的炎热。
    快中午了,城头上也没啥人了,空空荡荡,二人准备“班师回朝”。
    突然又有一个手搭凉棚的人快步走上来。
    晓东搭着凉棚,扭头对宇飞道:“这时间还有人来,不是个诗人就是个傻瓜。”
    宇飞眼睛尖,看到是个熟人,所以低头只想笑。
    果然是相熟的诗友胡秘。
    晓东才看清,呵呵笑得声音发尖发颤,道:“果是诗人来那。”
    宇飞笑道:“胡老师来啦!”
    那人身材中等,大眼炯炯,一说一堆笑声,慢条斯理,一字一顿道:“莫以为我没听见,你们两个傻瓜在城上搞啥家伙?”
    晓东笑得更打跌道:“锡林,大中午的,我们三个傻瓜能围在这干啥?看一堆破石头?这里有文化!”晓东眼睛笑得眯起来,“敲个电话给馆长,让他也来?”
    锡林指着天空道:“你有直升机看他来吧?”
    宇飞忍住笑道:“还要标配武直女飞行员。我们准备走的,你怎么又来接班?”
    锡林摆手无奈道:“中午旁边这有个场子,还没到时间,我就上来晃晃,找韩夫人说说话,谈谈古。”
    宇飞道:“上来还要门票啊,你是咋上来的?”
    晓东道:“又是他同学管的。”
    锡林道:“嘿嘿,你算说对了。不过我守规矩,为文化襄阳做贡献,看,这是票据。”
    晓东又笑道:“你这富贵人,还找韩夫人,韩夫人叫你码石头你可码得动?”
    锡林呵呵道:“码得动,我最崇拜韩夫人了。即兴作打油诗一首——夫人城上秋日游,遥想当年觅封侯,若非母亲有大爱,朱序差点去了球。你们两个继续快活啊,等会跟我一起下去,莫脱离组织。”
    晓东笑道:“你算把我磨死了算了。”三人便一起“散步”,走到右边城头,望内城、望草地、望大北门,甚至望震华门……
    到了点,锡林道:“谢谢你们两个大神陪我,这次第N次游夫人城,下次俺带你们游灌娘台!没听说过吧?留个念想,现在,俺走也!”
    那两人哭笑不得,也说要回家吃饭,还说要跟他去吃bia席,热闹说笑着,寻城梯而去。
    下了几个台阶,突然,三人都楞住了。
    原来下面台阶上居然坐了个老人,居然还摆了个白面桌子在做生意,桌上插满了棍子,棍子上是黄色的玲琅满目的小动物和花卉图案。
    桌子上还有一把勺子,一把小铲子,桌子右下是一个小锅,锅里是黏糊糊的黄浆子。
    “糖画儿!”宇飞兴奋了。
    晓东道:“奇了,我进来的时候,怎么没见这倒糖饼儿的?”
    锡林道:“这在楼梯上煮糖浆,也不怕倒了,还要点功夫——我请你们吃一串!”说着就去问价格。
    那老人穿个中山装似的蓝外套,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笑道:“我这糖画儿,不要你们钱。”
    锡林奇怪道:“却是为何?我们认得?”
    宇飞晓东也面面相觑。
    老人用勺子挖上沸糖,如走笔前凝神思索般,稍顿一顿,就在白板上画着,边笑道:“识得此宝者,分文不取!不识此宝者,千金不卖!”
    宇飞道:“这话我怎么听得这么熟悉!?”
    锡林道:“画一个糖,能是什么宝贝?我小时候吃的多啊,”
    晓东摇摇扇子道:“难道内有乾坤?我猜这不是糖做的吧,或者加了神马东西?”
    宇飞道:“我们并不识宝,老先生如何分文不取?我来给钱吧,多少钱一个?哎,我记得好像还有个转盘吧?”
    晓东道:“可不是,我当年可是转过鱼啊,猴啊,龙我也转到过一次那!”
    老人笑道:“份属有缘而已。转盘在这!”从桌子下面抄出了一个盘子,却比他们原来熟悉的那种转盘小了一套,像个道家的风水罗盘,上面边缘密密麻麻都是些纹路,中间却似一块白璧无瑕。
    白璧中央有个金色的指针,几人轮流上阵,用手拨动那金针。
    锡林道:“转盘四周并无字迹,怎么算赢呢?”
    老人瞄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转就是。”
    锡林先拨弄了一下,金针转了几圈,停在右下侧,右下侧蓦地出现了个金色“宋”字。锡林吓了一跳,问:“这是在变魔术?”老人笑而不答,画了个龙飞凤舞的“宋”糖给他。
    晓东道:“别大惊小怪的,老人家技艺高超,你怎么能看得懂,你以为你能破解刘谦,还能破解这?我来!”也拨拉了一下,这次在左上方,是个“唐”字,也得了一块糖。
    宇飞隐隐感觉有些不对,观那老人,谈笑之神光内敛,画糖画时,却目光犀利,灼灼逼人。于是硬着头皮也把金针转了一下,针停在正上方,竟然是楷书“金庸”两个字。
    三人啧啧称奇。那老人也不顾三人揣测,奋勺疾书。
    三人看去,竟然画的不是金庸二字,是“?会兰台”四个字。
    锡林道:“会兰台,前面还有一个像篆字不认识,啥意思?”
    晓东道:“是四个字,兰台,藏书之地呗,难道这里面还含有预言?是说我们要去图书馆或者档案馆?找馆长?”
    锡林笑道:“这个糖应该给馆长吃。”
    宇飞道:“古有御史台,史官撰史,因而汇聚。莫非教我们以史为鉴,共同研究?”
    晓东用扇子拍拍脑袋道:“金庸跟兰台,没啥关系啊,把我搞糊涂了。难道说金庸写武侠融汇历史?”
    老人看看三人,哈哈大笑:“此中奥妙,尔等以后自会知晓。”突然立地不见。
    三人俱大惊失色。
    接着,宇飞眼前城墙如哈哈镜般变形,看什么都是双影的。他知道,另两个人肯定也是这感觉,因为三人都摇摇晃晃站不稳。
    倏然一道白光照临城头,光芒刺眼,仿佛打开了一条玄妙的通道般,三人还来不及喊叫,就被光芒包围,吞吸而入。
    宇飞和那二人随光而遁,身体如失重般轻盈,稍许感到耳鸣心慌,嘴巴张老大,却说不出话,只心里明白:“那哪里是什么转盘,那是时空盘!”
    玄幻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情,居然真真的发生了!奇哉怪也!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9 12:46
  • 签到天数: 66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1-30 23: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前天 14:35
  • 签到天数: 193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5-1-30 23: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精了再读;P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8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48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30 23: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欣赏。。。:lo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前天 14:35
  • 签到天数: 193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5-1-30 23: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有才,等看下集;P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3-17 14:20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1-30 23:08:29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赞,后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3-17 14:20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1-30 23:12:26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前看过了。坐等第二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2 23:36
  • 签到天数: 4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5-1-31 17: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蜀山剑侠 于 2015-2-3 22:58 编辑

                              第二章 丘道人

        宇飞醒来,发现头还涨疼。环顾四周,发觉自己居然躺在干泥巴路上。急坐起,拿出手机,看了看指南针,发现路朝西北。目光扫处,那两个半躺在路边草丛中,也是抚着头刚刚坐起,只喊疼。
        三人眩晕良久,面面相觑,晓东抬起手,指着灰头土脸的宇飞,居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还是锡林先开腔道:“什么状况,这在哪儿啊,我怎么迷糊了?”
        王宇飞道:“你是胡秘,不是迷糊。我晓得了,那肯定是个时空传输的什么机关,我们被时空转移了!”
        晓东苦笑了一声,道:“宇飞,穿越了?”又躺下去,道:“先别管这里是甚地方,我已经看见了半空有四个字‘欢迎入彀’!”
        锡林哼一声道:“那老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宇飞爬起来眼睛放光,道:“穿越的事,我第一次经历哎,我看我们先到处看看,有没有古人活动,找些线索,说不定不是穿越,只是空间挪移呢?”
        锡林拍拍身上的土,也站起来道:“挪,挪到旅游景点,我们也少点路费——像胡国良那样,我们自己穿古装不就是古人了?”又诵了首诗:“新友初来暗自香,三人想起胡国良。心期盛会来相聚,吟诵古诗着汉装。”
        宇飞、晓东相视一笑。晓东也站起来挺直身子吟道:“君子招风多为直,立身不屑俯荆丛。住尔四下横行去,我自清高到碧空!”
        宇飞跌足道:“哎,你二人莫风雅了,赶紧找路是正紧。”
        锡林道:“我们不就在泥巴路上?”
       
    晓东哭笑不得。

        这时只听南面传来隐隐的马蹄之声。
        宇飞耳朵贴着地下听,道:“什么声音?”
        晓东道:“是马蹄声,我耳朵好灵的。”
        锡林道:“两位武功高的很那,耳贴地,听马蹄!想必还会听风辨器……”
        宇飞起身,打个冷战,道:“看样子真是穿越,否则怎么会有这多马?”
        晓东道:“开不得玩笑那,来得不知道是敌是友!”
        一说三人都紧张起来,在这里如一张白纸,还是谨慎点好。
        于是三人急急忙忙往路边跑,在深草丛中躲起来。
        须臾,只见扬尘中十余骑急奔而来,乘者都是一身劲装,黑衣蒙面,直冲到眼前。
        只听为首一人勒马叫道:“足迹未断,此人在前。我等必要生擒活捉!”后面十数个人齐声应诺,就有几个翻身下马,背后插着明晃晃的钢刀,察看地上的足迹。
        晓东猛一下惊得想喊,宇飞忙使眼色,抱住他胳膊。
        一个黑巾蒙得有些歪斜的人道:“大人,那驾马车的匪徒固然插翅难飞,可卑职发现几处不同的新足印,像是凭空出现!”
        另一蒙面人也道:“大人,莫非是他的接应?”
        为首那人眉头一皱,沉吟道:“嗯?有这等事?”登鞍下马,眯起眼睛也看起来。
        晓东等三人缩在草丛中,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出一口。明晓得那“大人”看的是他们三人的足迹。
        锡林只觉喉咙干干的,咽了一口唾沫,嗓子咕隆了一声。晓东吓得忙给他捂住。
        几人心内都暗道:“完了,这算是哪门子事?一来就要挂?也不知是真挂还是假挂?”
        路边野草倒高,一时还看不见,眼见就要搜到他们三人藏身的位置。
        三人的心都悬起来,呼吸急促,刚开始苍白的脸,现在都红得发紫。宇飞都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后方传来一声大喝道:“狗官!你带的好鹰犬!”
        那首领一惊,顾不得找,回头道:“何人言语?”他一众手下也俱望去。
        宇飞、晓东、锡林三人忙看去,原来从后面不远树下,转出来一个道士模样的人。
        那为首的冷笑道:“我说一路有人跟踪,原来是个臭道士。”
        只听那道士冷冷道:“哼,卖国求荣,果真脸都不要了!尔等若不去赶那马车,我便饶了尔等的狗命!”
        那把蒙面巾歪戴的喽啰道:“那贼道,你可知我们是何等人,竟管起闲事来,胆子倒是肥大得紧,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那道士手只一扬,那歪戴面巾的就“哎呦”一声跌坐在泥路上。
        宇飞三人都没看清他甩的暗器是啥家伙。心里只叫,乖操,乖乖!
        有几个蒙面人见己方吃瘪,忍不住破口大骂,不知厉害,抽出刀剑,冲上前去。
        那道士又是两手齐扬,几个喽啰应声倒地,一个竟跪在当场。
        那蒙面首领转脸看着掉落埋入土中发光物什,道:“好手段!好个铁弹子。”
        又一个黑衣人拽了拽缰绳,道:“大人,我去宰了他!”
        那为首的把他瞪一眼,又高声道:“这位朋友,你既跟我到此,想必也知道我的身份,今逢乱世,人求自保,何必多管闲事?还去修你的道术要紧。”
        那道士几个起落,已经到得跟前,面前还多了个包袱,冷笑道:“你们这些畜生,早不配作大宋的子民!早早退去罢了!再要啰嗦,我送你们去跟金狗团聚!”说着拔出剑来,撩开包袱,竟是一个人头!
        那群蒙面,马嘶人退,早有人惊叫道:“是完颜使者!”
        锡林等三人吓得冷汗直滴,晓东更是差点叫出声来,这次换锡林捂住。
        那首领先是吃惊,后却目露凶光,欲待发作,又忍一忍,咬牙切齿道:“兄台亮个万儿,日后却来讨教。”跟左右使个眼色,勒马欲返。
        那道士仰天大笑道:“鼠辈若是相酬,却要趁早,道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丘处机是也。”
        那首领闻言,惊得眼角一跳,连话也不回,径自赶马疾驰反向而去,一众蒙面驾着伤者,跟着抱头鼠窜。渐消失在尘土中。
        三人眼睁睁看那坏人远去,却听得“丘处机”三个字,心里甚是兴奋。晓东捂着嘴道:“看来不用怕那,遇到好人了。”宇飞道:“丘处机是南宋名人,又这么高的武功,看来我拨的那转盘“金庸”二字不虚,应是到了金庸世界了!”晓东脸色潮红道:“你呀,都这样状况,也不害怕?”宇飞摇头小声道:“嘘,好不容易耍子,怎能错过?我玩那《金庸群侠传》游戏也没能让我这么亢奋。”锡林脸上放光道:“我最崇拜长春子,且让我会会他?给我签个名?”
        只听那道人说:“你三个还不出来?”
        即令早有准备,三人还是心头一颤。晓东道:“你不是崇拜他,你去……”锡林一愣,接着把胸口一拍,道:“去就去。”只觉热血上涌,心脏砰砰直跳。
        观那丘处机,果真一表人物,气概非凡。只见他三十余岁年纪,双眉斜飞,脸色红润,方面大耳,目露英光,神机内敛。背上斜插一柄长剑,剑把上缀着黄色丝条。
        锡林站起来抖抖身上的灰,满脸堆笑道:“丘真人好!”伸出右手要跟他握手。
        说不清丘真人脸上是什么表情,只轻轻点了个头。
        宇飞晓东想笑又不敢,只得也站起来,恭恭敬敬在一旁。
        丘处机打量三人,不禁讶然道:“汝等是何方人士?如何这样装扮?”
        锡林拱拱手,道:“我等襄阳人士,久慕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宇飞晓东,也上来行礼。
        丘处机点点头,又摆摆手,示意不必虚礼,道:“襄阳虽临南北分野,却还在我大宋手中,固若金汤,暂可无忧。”接着竟抬头看天,叹了口气,喃喃道:“襄阳,襄阳,岳……”又缄口不言,沉默起来。
        宇飞道:“敢问丘道长,此处是哪里?”
        丘处机惊讶道:“你怎会不知?此乃临安城西三十里处。”
        三人面面相觑,心里咯噔一声,离襄阳不知道几个炮把里了。
        锡林道:“这里莫不是杭州城外?”说着还看了看那地上的包袱,虽然已经被丘真人包好,三人还是有些害怕。
        丘处机表情略有些奇怪,更不耐烦,把包袱一拎,道:“此为官道,官军很多,常不问青红搜拿奸细,适才那狗官兴许会杀个回马枪,你等且避开这里,越远越好。我还有要事,三位且好自为之。”转身就要走。
        锡林慌道:“道长且慢行,请指点我们往哪里走?”
        晓东半鞠一躬道:“道长,实不相瞒,我们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请问现时可为南宋?”
        那丘处机把他斜看一眼,又收住脚步,道:“你等为大宋子民,如何语无伦次,我且问你,今日当今是谁?”
        宇飞抓抓头,想想岳爷爷被害,是高宗秦桧那帮人,于是定定心神道:“是高宗赵构吧?”
        锡林跟晓东一时也不知说啥,俱望着道长。
        谁知“仓啷”一声,丘处机掣电般从背后拔出剑,对着三人,剑刃凛凛生寒,煌煌耀眼。
        三人吓得脸都绿了。
        只听丘真人暴喝道:“当今已是庆元皇帝理政。你三个金狗奸细,来我宋土,意欲何为?”

    点评

    美图!: 0.0
    美图!: 0
    且听下回分解啊!  发表于 2016-6-7 19:39
    哈,挺精的,继续  发表于 2015-2-11 12:17
    宇飞也玩穿越啊  发表于 2015-2-2 16:36
    好玩,看完老,待续啊  发表于 2015-2-2 16:3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7-7 22:23
  • 签到天数: 11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31 19:44:51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接进入射雕了,最好把金庸也拉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7 14:4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31 20: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作终于闪亮登场了啊  祝贺祝贺{:soso_e163:}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鄂公网安备 42060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