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襄阳论坛_草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襄阳草根论坛欢迎您! 《襄阳晚报》在线选稿 论坛五周年站庆系列活动即将开启
敬孝恩 父母生育咱,孝顺理当然。 父母养儿女,恩情重如山。
12月16日上午,襄州区首家大型室内运动场所--襄阳星璨运动有限公司举
爱老敬老是我们中华传统美德,有人问我们能坚持多久?我们
乐活城的居民们给志愿者王崇杰捐款献爱心活动
180975
180928
当肾病患者面对大多数美食时,总要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吃了,对不起自
宜城盘鳝,楚王宴席上的一道佳肴(910字) 文/陈玲   
181903
老妈一直比较胖,血糖还有点高,以前膝盖不疼的时候经常去跳个广场舞什么的也很好
暴力切珠子,该有的都有了。喜欢的围观过
汉唐时期,墓葬之内多以陶质器物作为陪葬,
本帖最后由 xyrj 于 2017-12-16 1
本帖最后由 xyrj 于 2017-12-16 1
http://05.imgmini.eastday.com/mobile/20171215/20171215183221_a1b510c0c2cc3cac32f605e
根据谷城县教育局的要求,12月13日,谷城县城关镇中华路小学各班利用班班通认真组织学生收看了由襄阳市检察院举办的“法治进校园
本帖最后由 襄阳石 于 2017-12-17 09:32 编辑 传扬“襄阳石”古品牌 塑造“襄阳石”新形象 襄阳米芾
本帖最后由 襄阳石 于 2017-12-16 17:03 编辑 传扬“襄阳石”古品牌 塑造“襄阳石”
1888年12月17日 北洋海军正式成军 1888年12月17日,清政府北洋海
1998年12月16日 美向伊拉克发动"沙漠之狐行动" 1998年12月16日,就在离美国会众院开会表决是否
风景 181862 18
181697
181944
再发1张 181
181900
舞剑
18
180948 1809
如何加强
闪亮荷花
本帖最
老憨进城时笑容
冬 日黄
再走岘山绿道
12月
老屋文/
2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武汉长江边一别后,周恩来在江西定下了南昌武装起义之计,毛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23 15:31 编辑 《襄阳少妇》或名《千山风雨,万山情》201603241120柴淅(1)
关于举行“新时代需要新文学”宣讲的通知 为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中国作协
关于推荐襄阳市网络作家协会首批会员的通知 各区、县作协、大中专院校文学社及广大网络
木心:文学是人生必备的武器和良药 文学是可爱的 不要
本文摘自《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流沙河 著,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9月http://img1.gtimg.com/cu
斜日寒山欲竞高,汉江流碧水迢迢。快艇飚飞鸿雁祷。飘渺
本帖最后由
本帖最后由 夭夭 于 2017-12-16 22:18 编辑 鹑之奔奔·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
桑中·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桑中》是《诗
感谢安康诗词学会,东药王庙主持刘成穹
李元明老师功莫大焉
本帖最后由 夭夭 于 2017-12-16 22:15 编辑 12月24日上午九时,王国旭副会长在市图书馆汉江
11月11日上午九时,市诗词学会严爱华副会长在市图书馆汉江讲坛开讲,分享唐代诗人歌妓情结(下 ) 讲座内容梗概:
本帖最后由 飞刀侠 于 2017-10-31 18:30 编辑 张
本帖最后由 飞刀侠 于 2017-9
遥夜残风吹碎花,思观烛露落痕加。 那堪去岁霖铃雨,惊
本帖最后由 蝶儿飞 于 2017-12-9 05:28 编辑
本帖最后由 飞刀侠 于 2017
眼 界
咱俩的过去 总是让人品
献给
重要通知: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新规,10月1日起未实名认证用户将不能发帖回帖,
经前期报名、公示及广泛征求意见,现将论坛管理员分工和每周轮值情况、各版块版主安排情况进行公示。公

城市大秀场

《镜头中的襄阳》摄影大赛火热进行中~~
查看: 4809|回复: 39

襄阳群侠传--24楼更新第三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2 23:36
  • 签到天数: 4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30 22: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您来到襄阳草根论坛,注册后发帖看帖更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一章 时空盘
    方今之世,文化大昌。
    甲午年秋,正是气爽天高,桂子飘香的好时节。飞独坐家中,闭关笔耕。
    构思诗词歌赋,创作科幻小说,思考武侠情结,砥砺评论观点,一会想东,一会想西,思维就没有定在哪个地方一秒钟。脑电波的飞行速度,早已超越了第一宇宙速度7.9KM/秒, 达到11.2KM/秒了,只有宇宙飞船,才能跟得上。
    不过,若论思维的真正远度和深度,那是精骛八级,心游万仞,任何飞行器都望尘莫及。
    正想到一个关键点,小米电话响了,一看是周晓东打来的,当时就来了精神。
    这周晓东是其铁杆,学会同仁,诗词同好,惺惺相惜,成为莫逆。
    两人三句话不离本行,王宇飞刚聊起诗作,晓东便要邀他出去找灵感,聘风雅。最后选定了临汉门作为“约会”地点。
    二十分钟后,临汉门城楼上响起了“楚塞三湘接,荆门九派通。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郡邑浮前浦,波澜动远空。”的吟诵声,若细看之,原来是一身休闲服的晓东站在正楼城台前,摇头晃脑,平长仄短,不亦乐乎。王宇飞接了最后一句“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两人城头吹风,快意正兴。
    王宇飞道:“兄之吟诵,真是随波荡漾,愚弟技痒难耐,也献丑了。”于是把《临汉门序》背了一遍。
    晓东道:“倒也激情冲天,只是缺了些运气发声的微技巧。我作示范,你注意听。”于是把宋玉《风赋》背了几段。
    王宇飞道:“妙,跟着孟老师你进步不小。写你自己那《风赋》怎么不背?”
    晓东笑道:“哪有自己吹捧自己的。”说着把扇子展开。扇子上写了几个字——“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以认识人”
    王宇飞道:“有深度。照你可以多识人,四季扇子不离身。”
    晓东用扇子搭个凉棚,道:“你没见太阳来了。”果然临近中午,风停气热。
    宇飞道:“我们去瞧瞧韩夫人。”晓东摇着扇子,两人快步走到城头西侧,瞻仰韩夫人像。
    看着众人在那上香,宇飞往后退了几步,吟诵道:“世有城池千万座,应无一处号夫人!”
    晓东正在望像思索,听见这句,回头道:“这不是元林大作么?”
    宇飞道:“堪堪记得后两句,前两句记不起来鸟,你记得么?”
    晓东道:“我想想,恩,是‘临危岂必丈夫身,当日功名典已珍。’两句。”
    宇飞道:“连起来就是临危岂必丈夫身,当日功名典已珍。世有城池千万座,应无一处号夫人。此诗名为《夫人城记》,实妙哉!记得严师夸赞说‘真真好诗’,还动了三字哩!”
    晓东道:“正是。严师将前两句改为‘赴危岂必丈夫身,当日功勋史已珍。’”
    宇飞道:“改得好!我记得小雷也写过一首《夫人城怀古》:纵有夫人筑此城,襄阳仅得暂安平。休言降将非豪杰,诈破前秦百万兵!”
    晓东道:“此诗咏史,亦为佳作。想当年苻丕攻打襄阳,中郎将朱序在此镇守,轻敌不备……最后不得已而降秦。”
    宇飞点头道:“瓜娃子竟然以为前秦无船,谁知敌将石越点骑兵浮渡汉水,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狼狈不堪,一城百姓差点跟着他完蛋——有子不让母上前,瓜娃子也算一代名将,当时肯定脑子进水了。”
    晓东呵呵笑道:“能守我襄阳城一年,也亏了他的老娘啦!”
    两人从“韩夫人”那里辞别,海侃神聊,方步徐行,早已忘却太阳的炎热。
    快中午了,城头上也没啥人了,空空荡荡,二人准备“班师回朝”。
    突然又有一个手搭凉棚的人快步走上来。
    晓东搭着凉棚,扭头对宇飞道:“这时间还有人来,不是个诗人就是个傻瓜。”
    宇飞眼睛尖,看到是个熟人,所以低头只想笑。
    果然是相熟的诗友胡秘。
    晓东才看清,呵呵笑得声音发尖发颤,道:“果是诗人来那。”
    宇飞笑道:“胡老师来啦!”
    那人身材中等,大眼炯炯,一说一堆笑声,慢条斯理,一字一顿道:“莫以为我没听见,你们两个傻瓜在城上搞啥家伙?”
    晓东笑得更打跌道:“锡林,大中午的,我们三个傻瓜能围在这干啥?看一堆破石头?这里有文化!”晓东眼睛笑得眯起来,“敲个电话给馆长,让他也来?”
    锡林指着天空道:“你有直升机看他来吧?”
    宇飞忍住笑道:“还要标配武直女飞行员。我们准备走的,你怎么又来接班?”
    锡林摆手无奈道:“中午旁边这有个场子,还没到时间,我就上来晃晃,找韩夫人说说话,谈谈古。”
    宇飞道:“上来还要门票啊,你是咋上来的?”
    晓东道:“又是他同学管的。”
    锡林道:“嘿嘿,你算说对了。不过我守规矩,为文化襄阳做贡献,看,这是票据。”
    晓东又笑道:“你这富贵人,还找韩夫人,韩夫人叫你码石头你可码得动?”
    锡林呵呵道:“码得动,我最崇拜韩夫人了。即兴作打油诗一首——夫人城上秋日游,遥想当年觅封侯,若非母亲有大爱,朱序差点去了球。你们两个继续快活啊,等会跟我一起下去,莫脱离组织。”
    晓东笑道:“你算把我磨死了算了。”三人便一起“散步”,走到右边城头,望内城、望草地、望大北门,甚至望震华门……
    到了点,锡林道:“谢谢你们两个大神陪我,这次第N次游夫人城,下次俺带你们游灌娘台!没听说过吧?留个念想,现在,俺走也!”
    那两人哭笑不得,也说要回家吃饭,还说要跟他去吃bia席,热闹说笑着,寻城梯而去。
    下了几个台阶,突然,三人都楞住了。
    原来下面台阶上居然坐了个老人,居然还摆了个白面桌子在做生意,桌上插满了棍子,棍子上是黄色的玲琅满目的小动物和花卉图案。
    桌子上还有一把勺子,一把小铲子,桌子右下是一个小锅,锅里是黏糊糊的黄浆子。
    “糖画儿!”宇飞兴奋了。
    晓东道:“奇了,我进来的时候,怎么没见这倒糖饼儿的?”
    锡林道:“这在楼梯上煮糖浆,也不怕倒了,还要点功夫——我请你们吃一串!”说着就去问价格。
    那老人穿个中山装似的蓝外套,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笑道:“我这糖画儿,不要你们钱。”
    锡林奇怪道:“却是为何?我们认得?”
    宇飞晓东也面面相觑。
    老人用勺子挖上沸糖,如走笔前凝神思索般,稍顿一顿,就在白板上画着,边笑道:“识得此宝者,分文不取!不识此宝者,千金不卖!”
    宇飞道:“这话我怎么听得这么熟悉!?”
    锡林道:“画一个糖,能是什么宝贝?我小时候吃的多啊,”
    晓东摇摇扇子道:“难道内有乾坤?我猜这不是糖做的吧,或者加了神马东西?”
    宇飞道:“我们并不识宝,老先生如何分文不取?我来给钱吧,多少钱一个?哎,我记得好像还有个转盘吧?”
    晓东道:“可不是,我当年可是转过鱼啊,猴啊,龙我也转到过一次那!”
    老人笑道:“份属有缘而已。转盘在这!”从桌子下面抄出了一个盘子,却比他们原来熟悉的那种转盘小了一套,像个道家的风水罗盘,上面边缘密密麻麻都是些纹路,中间却似一块白璧无瑕。
    白璧中央有个金色的指针,几人轮流上阵,用手拨动那金针。
    锡林道:“转盘四周并无字迹,怎么算赢呢?”
    老人瞄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转就是。”
    锡林先拨弄了一下,金针转了几圈,停在右下侧,右下侧蓦地出现了个金色“宋”字。锡林吓了一跳,问:“这是在变魔术?”老人笑而不答,画了个龙飞凤舞的“宋”糖给他。
    晓东道:“别大惊小怪的,老人家技艺高超,你怎么能看得懂,你以为你能破解刘谦,还能破解这?我来!”也拨拉了一下,这次在左上方,是个“唐”字,也得了一块糖。
    宇飞隐隐感觉有些不对,观那老人,谈笑之神光内敛,画糖画时,却目光犀利,灼灼逼人。于是硬着头皮也把金针转了一下,针停在正上方,竟然是楷书“金庸”两个字。
    三人啧啧称奇。那老人也不顾三人揣测,奋勺疾书。
    三人看去,竟然画的不是金庸二字,是“?会兰台”四个字。
    锡林道:“会兰台,前面还有一个像篆字不认识,啥意思?”
    晓东道:“是四个字,兰台,藏书之地呗,难道这里面还含有预言?是说我们要去图书馆或者档案馆?找馆长?”
    锡林笑道:“这个糖应该给馆长吃。”
    宇飞道:“古有御史台,史官撰史,因而汇聚。莫非教我们以史为鉴,共同研究?”
    晓东用扇子拍拍脑袋道:“金庸跟兰台,没啥关系啊,把我搞糊涂了。难道说金庸写武侠融汇历史?”
    老人看看三人,哈哈大笑:“此中奥妙,尔等以后自会知晓。”突然立地不见。
    三人俱大惊失色。
    接着,宇飞眼前城墙如哈哈镜般变形,看什么都是双影的。他知道,另两个人肯定也是这感觉,因为三人都摇摇晃晃站不稳。
    倏然一道白光照临城头,光芒刺眼,仿佛打开了一条玄妙的通道般,三人还来不及喊叫,就被光芒包围,吞吸而入。
    宇飞和那二人随光而遁,身体如失重般轻盈,稍许感到耳鸣心慌,嘴巴张老大,却说不出话,只心里明白:“那哪里是什么转盘,那是时空盘!”
    玄幻小说里才会发生的事情,居然真真的发生了!奇哉怪也!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9 12:46
  • 签到天数: 664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5-1-30 23: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79:}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6:36
  • 签到天数: 172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5-1-30 23: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精了再读;P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7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142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30 23: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欣赏。。。:lo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6:36
  • 签到天数: 172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5-1-30 23: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有才,等看下集;P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3-17 14:20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1-30 23:08:29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赞,后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3-17 14:20
  • 签到天数: 14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5-1-30 23:12:26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前看过了。坐等第二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7-2 23:36
  • 签到天数: 41 天

    [LV.5]常住居民I

     楼主| 发表于 2015-1-31 17: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蜀山剑侠 于 2015-2-3 22:58 编辑

                              第二章 丘道人

        宇飞醒来,发现头还涨疼。环顾四周,发觉自己居然躺在干泥巴路上。急坐起,拿出手机,看了看指南针,发现路朝西北。目光扫处,那两个半躺在路边草丛中,也是抚着头刚刚坐起,只喊疼。
        三人眩晕良久,面面相觑,晓东抬起手,指着灰头土脸的宇飞,居然一时说不出话来。
        还是锡林先开腔道:“什么状况,这在哪儿啊,我怎么迷糊了?”
        王宇飞道:“你是胡秘,不是迷糊。我晓得了,那肯定是个时空传输的什么机关,我们被时空转移了!”
        晓东苦笑了一声,道:“宇飞,穿越了?”又躺下去,道:“先别管这里是甚地方,我已经看见了半空有四个字‘欢迎入彀’!”
        锡林哼一声道:“那老爷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宇飞爬起来眼睛放光,道:“穿越的事,我第一次经历哎,我看我们先到处看看,有没有古人活动,找些线索,说不定不是穿越,只是空间挪移呢?”
        锡林拍拍身上的土,也站起来道:“挪,挪到旅游景点,我们也少点路费——像胡国良那样,我们自己穿古装不就是古人了?”又诵了首诗:“新友初来暗自香,三人想起胡国良。心期盛会来相聚,吟诵古诗着汉装。”
        宇飞、晓东相视一笑。晓东也站起来挺直身子吟道:“君子招风多为直,立身不屑俯荆丛。住尔四下横行去,我自清高到碧空!”
        宇飞跌足道:“哎,你二人莫风雅了,赶紧找路是正紧。”
        锡林道:“我们不就在泥巴路上?”
       
    晓东哭笑不得。

        这时只听南面传来隐隐的马蹄之声。
        宇飞耳朵贴着地下听,道:“什么声音?”
        晓东道:“是马蹄声,我耳朵好灵的。”
        锡林道:“两位武功高的很那,耳贴地,听马蹄!想必还会听风辨器……”
        宇飞起身,打个冷战,道:“看样子真是穿越,否则怎么会有这多马?”
        晓东道:“开不得玩笑那,来得不知道是敌是友!”
        一说三人都紧张起来,在这里如一张白纸,还是谨慎点好。
        于是三人急急忙忙往路边跑,在深草丛中躲起来。
        须臾,只见扬尘中十余骑急奔而来,乘者都是一身劲装,黑衣蒙面,直冲到眼前。
        只听为首一人勒马叫道:“足迹未断,此人在前。我等必要生擒活捉!”后面十数个人齐声应诺,就有几个翻身下马,背后插着明晃晃的钢刀,察看地上的足迹。
        晓东猛一下惊得想喊,宇飞忙使眼色,抱住他胳膊。
        一个黑巾蒙得有些歪斜的人道:“大人,那驾马车的匪徒固然插翅难飞,可卑职发现几处不同的新足印,像是凭空出现!”
        另一蒙面人也道:“大人,莫非是他的接应?”
        为首那人眉头一皱,沉吟道:“嗯?有这等事?”登鞍下马,眯起眼睛也看起来。
        晓东等三人缩在草丛中,面面相觑,大气不敢出一口。明晓得那“大人”看的是他们三人的足迹。
        锡林只觉喉咙干干的,咽了一口唾沫,嗓子咕隆了一声。晓东吓得忙给他捂住。
        几人心内都暗道:“完了,这算是哪门子事?一来就要挂?也不知是真挂还是假挂?”
        路边野草倒高,一时还看不见,眼见就要搜到他们三人藏身的位置。
        三人的心都悬起来,呼吸急促,刚开始苍白的脸,现在都红得发紫。宇飞都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突然后方传来一声大喝道:“狗官!你带的好鹰犬!”
        那首领一惊,顾不得找,回头道:“何人言语?”他一众手下也俱望去。
        宇飞、晓东、锡林三人忙看去,原来从后面不远树下,转出来一个道士模样的人。
        那为首的冷笑道:“我说一路有人跟踪,原来是个臭道士。”
        只听那道士冷冷道:“哼,卖国求荣,果真脸都不要了!尔等若不去赶那马车,我便饶了尔等的狗命!”
        那把蒙面巾歪戴的喽啰道:“那贼道,你可知我们是何等人,竟管起闲事来,胆子倒是肥大得紧,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
        那道士手只一扬,那歪戴面巾的就“哎呦”一声跌坐在泥路上。
        宇飞三人都没看清他甩的暗器是啥家伙。心里只叫,乖操,乖乖!
        有几个蒙面人见己方吃瘪,忍不住破口大骂,不知厉害,抽出刀剑,冲上前去。
        那道士又是两手齐扬,几个喽啰应声倒地,一个竟跪在当场。
        那蒙面首领转脸看着掉落埋入土中发光物什,道:“好手段!好个铁弹子。”
        又一个黑衣人拽了拽缰绳,道:“大人,我去宰了他!”
        那为首的把他瞪一眼,又高声道:“这位朋友,你既跟我到此,想必也知道我的身份,今逢乱世,人求自保,何必多管闲事?还去修你的道术要紧。”
        那道士几个起落,已经到得跟前,面前还多了个包袱,冷笑道:“你们这些畜生,早不配作大宋的子民!早早退去罢了!再要啰嗦,我送你们去跟金狗团聚!”说着拔出剑来,撩开包袱,竟是一个人头!
        那群蒙面,马嘶人退,早有人惊叫道:“是完颜使者!”
        锡林等三人吓得冷汗直滴,晓东更是差点叫出声来,这次换锡林捂住。
        那首领先是吃惊,后却目露凶光,欲待发作,又忍一忍,咬牙切齿道:“兄台亮个万儿,日后却来讨教。”跟左右使个眼色,勒马欲返。
        那道士仰天大笑道:“鼠辈若是相酬,却要趁早,道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丘处机是也。”
        那首领闻言,惊得眼角一跳,连话也不回,径自赶马疾驰反向而去,一众蒙面驾着伤者,跟着抱头鼠窜。渐消失在尘土中。
        三人眼睁睁看那坏人远去,却听得“丘处机”三个字,心里甚是兴奋。晓东捂着嘴道:“看来不用怕那,遇到好人了。”宇飞道:“丘处机是南宋名人,又这么高的武功,看来我拨的那转盘“金庸”二字不虚,应是到了金庸世界了!”晓东脸色潮红道:“你呀,都这样状况,也不害怕?”宇飞摇头小声道:“嘘,好不容易耍子,怎能错过?我玩那《金庸群侠传》游戏也没能让我这么亢奋。”锡林脸上放光道:“我最崇拜长春子,且让我会会他?给我签个名?”
        只听那道人说:“你三个还不出来?”
        即令早有准备,三人还是心头一颤。晓东道:“你不是崇拜他,你去……”锡林一愣,接着把胸口一拍,道:“去就去。”只觉热血上涌,心脏砰砰直跳。
        观那丘处机,果真一表人物,气概非凡。只见他三十余岁年纪,双眉斜飞,脸色红润,方面大耳,目露英光,神机内敛。背上斜插一柄长剑,剑把上缀着黄色丝条。
        锡林站起来抖抖身上的灰,满脸堆笑道:“丘真人好!”伸出右手要跟他握手。
        说不清丘真人脸上是什么表情,只轻轻点了个头。
        宇飞晓东想笑又不敢,只得也站起来,恭恭敬敬在一旁。
        丘处机打量三人,不禁讶然道:“汝等是何方人士?如何这样装扮?”
        锡林拱拱手,道:“我等襄阳人士,久慕先生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宇飞晓东,也上来行礼。
        丘处机点点头,又摆摆手,示意不必虚礼,道:“襄阳虽临南北分野,却还在我大宋手中,固若金汤,暂可无忧。”接着竟抬头看天,叹了口气,喃喃道:“襄阳,襄阳,岳……”又缄口不言,沉默起来。
        宇飞道:“敢问丘道长,此处是哪里?”
        丘处机惊讶道:“你怎会不知?此乃临安城西三十里处。”
        三人面面相觑,心里咯噔一声,离襄阳不知道几个炮把里了。
        锡林道:“这里莫不是杭州城外?”说着还看了看那地上的包袱,虽然已经被丘真人包好,三人还是有些害怕。
        丘处机表情略有些奇怪,更不耐烦,把包袱一拎,道:“此为官道,官军很多,常不问青红搜拿奸细,适才那狗官兴许会杀个回马枪,你等且避开这里,越远越好。我还有要事,三位且好自为之。”转身就要走。
        锡林慌道:“道长且慢行,请指点我们往哪里走?”
        晓东半鞠一躬道:“道长,实不相瞒,我们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请问现时可为南宋?”
        那丘处机把他斜看一眼,又收住脚步,道:“你等为大宋子民,如何语无伦次,我且问你,今日当今是谁?”
        宇飞抓抓头,想想岳爷爷被害,是高宗秦桧那帮人,于是定定心神道:“是高宗赵构吧?”
        锡林跟晓东一时也不知说啥,俱望着道长。
        谁知“仓啷”一声,丘处机掣电般从背后拔出剑,对着三人,剑刃凛凛生寒,煌煌耀眼。
        三人吓得脸都绿了。
        只听丘真人暴喝道:“当今已是庆元皇帝理政。你三个金狗奸细,来我宋土,意欲何为?”

    点评

    美图!: 0.0
    美图!: 0
    且听下回分解啊!  发表于 2016-6-7 19:39
    哈,挺精的,继续  发表于 2015-2-11 12:17
    宇飞也玩穿越啊  发表于 2015-2-2 16:36
    好玩,看完老,待续啊  发表于 2015-2-2 16:35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7-7 22:23
  • 签到天数: 117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15-1-31 19:44:51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接进入射雕了,最好把金庸也拉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7 14:42
  • 签到天数: 44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31 20:28: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作终于闪亮登场了啊  祝贺祝贺{:soso_e163:}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鄂公网安备 42060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