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论坛_草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襄阳草根论坛欢迎您!
对于在天润未来城附近居住的居民来说,出行一直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黄台社区工作人员唐文
http://i.hj.cn/xywb/20210917/XYWB202109174_3
为了丰富校园文化生活,发挥学生的个性特长,让每位学生都能找到自己的闪光点,15日下午,谷城县城关镇中华路小学根据
http://i.hj.cn/xyrb/20210908
9月2日上午,第八批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由我空军专机护送从韩国接
今天(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
作者:妞妞 冬季脸上皮肤干燥补水方法: 1
https://ctdsbepaper.hubeidaily.net/pc/pic/202106/18/aa8ffbfd-1a7a-4fff-91f9-639be8e47fb1.jpg.1 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记者 郑晶
听朋友说起东航的“无成人陪伴儿童”服务,觉得非常方便;而且自己平时乘坐东航的航班比较多,感觉
  “苍苍森八桂,兹地在湘南。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韩愈一
243608
243213
长篇小说《襄阳人家》第二章第2节
第二章第1节 文/马
。 243547
玉皇顶樱花园欣赏 朱爱华 本书编
《七律 · 寒露》欣赏一窗冷雨卷帘风,花蕊
立 秋 赋山花烂漫
外貌协会教主 243546 遇
9月1日,记者从市文化和旅游局获悉,为充分挖掘、传承、弘扬襄阳
襄阳草根论坛迎来成立9周年!2012年6月8日至2021年6月8日
近日,草根论坛版面改得不方便发帖,字迹不清,发帖版面上的一些图标不见了,发帖时的字色也不能随心所

城市大秀场

《镜头中的襄阳》摄影大赛火热进行中~~
查看: 958|回复: 5

[原创] 长篇小说《襄阳人家》第二章第1节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6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21-9-8 10: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您来到襄阳草根论坛,注册后发帖看帖更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二章第1节
                         文/马中明



           大强接到娟儿的电报就去找小强,约他一起接站。他到了他单位才知道,他请了一个星期病假。他纳闷:这小强壮得像头牛,能有啥病?有病咋不跟我这当哥哥的说一声?他跑了好几家医院也没找到,估摸着他又是野到哪儿玩去了。
           父亲回来这天正好星期天,大强休息,早早地买好了菜。傍晚,他接站,媳妇巧云在家准备饭菜并招呼十个多月的儿子。
           大强把父亲和妹妹接到家,饭菜已齐,巧云正跟刚睡醒的果果逗着玩。果果见到爷爷和姑姑,嘴里哇哇直叫。李襄江喊了声,哎呦,我的孙子,就抱过果果亲了又亲。娟儿伸开胳膊说,来让姑姑抱抱,叫爷爷休息一哈儿。李襄江说,不累,快把给果果的满满儿(玩具)拿出来。娟儿打开包掏出一个小汽车,把开关打开往地上一放,它哗哗地跑了起来。果果两眼瞪得圆溜溜的,嘴里不住地“哦哦,哦哦”,手脚乱弹地要下来。李襄江把他往地上一放,他吧唧吧唧地爬着撵它,把个个乐得啧啧称羡。李襄江咧嘴一笑说,看我们果果爬得多溜巴!
           大强看了一眼腕上的表说:“爸爸肯定饿了,吃饭吧?”
           当巧云把菜端上桌时,娟儿拿出一双咖啡色高跟皮鞋递给她说:“这是爸爸给你买的。”她把“爸爸”二字说得很重。
           巧云一双杏眼笑眯了,接过鞋子惊喜道:“哇,高跟鞋,好琅色。谢谢爸爸!”
           娟儿又拿出一件铁灰色的确良衬衣递给大强:“大哥,这是爸爸给你买的。”她又把“爸爸”说得很重。
           大强并没感到惊喜,他接过衬衣深情地望着父亲:“爸爸,您莫给我们买东西,都有穿的!”大强是不想让父亲为他们破费,他们都有工作都拿钱,不能再啃老的。他知道老的也没多少钱。
           李襄江心里说:“我只给孙娃子买了个满满儿,其他人什么也没买……这女娃子——鬼灵精!”   
           娟儿又拿出一包大白兔奶糖,说是她给果果的。巧云接过奶糖,娟儿补充说这个牌子的奶糖口味好,三颗能泡一杯牛奶。
           巧云喜滋滋地说:“我们同事给过我一个,好吃得很!”
           大强催大伙入座:“咱们边吃边说。”
           李襄江用目光扫了一圈蹙起了眉头:“小强呢?”
           大强两口不吱声儿。
           李襄江冷着脸提高了嗓门:“我问小强呢?”
           大强这才一五一十地讲了实情。
           李襄江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他会到哪儿去?”
           巧云见公公着急的样,宽心地说:“爸爸,您莫操心,他恁大个人还会没见?”过后她“噢”了一声问,“您是不是给他带了东西,要给他?”
           李襄江有些尴尬,紧绷着脸不接腔。
           巧云见公公不吭声儿,有些泄气地说:“没买呀?”
           娟儿忙说:“买了买了。”她拿出两床缎子被面在哥嫂面前一亮,“这是爸爸给二哥准备以后结婚用的。”
           巧云拿过来,在上面不停地捏捏摸摸,咂咂嘴说:“真软和,琅色得很,这对鸳鸯像真的一样,我们结婚时可没得这鲜凡(好,漂亮)的东西。”
           大强说菜都要凉了,催大家吃饭。李襄江拿起筷子,大家也跟着拿起筷子。大强赶紧揪开“襄樊特曲”倒了两杯,一杯端给父亲,说,爸爸,来,我敬您一个。话音未落,就听见老远传来优美、甜蜜的歌声: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我一时想不起
           啊——在梦里
           梦里梦里见过你
           ……

           声音越来越近,他们听得竟忘了动筷子,当歌声一下子闯进了屋,个个既意外又惊喜。小强戴着太阳镜,肩上挎个包,手里拎着哇哇叫的“大三洋”。娟儿一下子蹦起来,二哥!大强跟着起了身,巧云怀里的果果两眼圆溜溜望着“三洋”发愣。李襄江没动,眯着眼像打量不认识的人一样盯着小儿子。小强关掉声音,嬉皮笑脸地欠欠身说,老爹,哥哥嫂子,娟儿,大家伙儿的好!李襄江不满地给了句,把眼镜取了,大黑天的,看都看不见,你还弄个墨镜挡着,做贼了?小强嘿嘿了两声,取下眼镜说,这叫太阳镜,最流行的。果果见他取了眼镜,冲着他哇哇叫。他抱起果果说,叫二爹!娟儿搬了个凳子放在父亲身边说,二哥,刚开席,快坐!
           小强把果果交给嫂子,从荷包里掏出三块手表给哥嫂和娟儿一人一块说,这是进口电子表。他又从包里拿出一套童装给嫂子说,这是给果果的,看好看吧?巧云高兴得合不拢嘴,把衣服搭在儿子身上,一个劲地说,琅色得很,琅色得很!
           小强得意地落座后,从荷包里又摸出一个打火机说,老爹,这是孝敬您的。他把火机一摁,蓝色的火苗呼呼叫地往上窜。他把它递到父亲嘴边说,您吹吹,看能不能把火吹灭。李襄江没理他。小强把它放到自己嘴边,对着大家憋住气“噗噗”使劲儿吹了两口,火苗只是东倒西歪地晃了晃,又呼呼神地往上冒。巧云惊诧道,奇了怪,真是吹不灭!小强夸道,这是防风的,十二级台风也吹不灭。他又讨好地望着父亲说,老爹,喜不喜欢?
           他哪儿来的钱买这些东西,怀疑来路不明。李襄江岔开话题问:“你这一个星期野哪儿去了?”
           小强望望大伙,没开腔。
           大强说:“我到你们公司去过,说你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
           小强知道这事瞒不住,也没打算瞒,说:“我到广州去了一趟。”
           李襄江严厉地说:“工人做工,农民种地,这是天经地义的本分,你不晓得?”
           小强望着父亲哑笑一下,说:“老爹,现在提倡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我不就是出去跑了趟生意儿,看你们这搞得像审犯人一样!”
           娟儿帮腔道:“爸爸,二哥就是跑趟生意,一不偷二不抢,况且还请了假。”言毕,她目光转向大强,“大哥,你说是吧?”
           大强琢磨着,现在改革开放,请假跑趟生意无可厚非,问题不是对与否的事儿,是不能惹父亲生气,现在娟儿替小强说了话,父亲最疼她,当然不会再追究了。就附和着说:“那是那是。”
           李襄江缓和了口气,招呼大家赶紧吃饭。
           李襄江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强。大强谦和,处事沉稳。小强虽机敏,但有些放荡不羁,弄不好就给你惹出个事端。小强上高二时,他们班到宜城小河学农半个月。一次他抽烟被一同学发现告了老师。老师晚上开会严肃地批评了他,并收了他的烟叫他写检讨。当晚他把那个嘴长的同学揍了一顿,不辞而别跑到他在宜城的表姨家玩了一个星期直到学农结束才归队。老师和同学们那晚找了他一个晚上也没找到。学农回来,老师找到家里,李襄江气得脸色铁青,向老师认错,说自己管教不严教子无方。老师仍怒气难平,说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许吸烟,他不但吸了烟还打人,不但打了人还逃跑,这样的学生我们管不了。李襄江镇定了一下,顺着老师的话说,那就把他开除了,你们学校不开除,我们就自己辞学,让他在家招呼他妈。小强傻了眼,老师也傻了眼。老师愠怒的表情继而变得和睦而又焦急,说李小强挺聪明的,是个可塑之才,就是有些自由散漫,这次的行为老师也有责任,劝李襄江慎重考虑,不要让他辍学,正接受教育的年龄就失学可惜了。此时的小强不但不恼恨老师,而且有种敬重和感激。老师走后,小强胆战心惊,心想这回免不了皮肉之苦,谁知父亲对这事提都不提,他反倒心里不安:老爹一不打二不罚,啥意思?李襄江呢,他跟老师谈话时,儿子小强在场,他已感到了这次谈话对儿子的触动,达到了对他教育的效果,如果再横加指责会适得其反,故而只字不提。
           酒过三巡,李襄江语重心长地说:“小强,做人要诚实、本分、守规矩,多向你哥哥学习。”
           “我咋不诚实,咋不本分,咋不守规矩?”小强嘴里包了一口菜,说话像吐拉舌,含糊不清。
           父亲沉着脸:“你说你跑生意儿,你哪儿来的本钱?我还不知道你——寅吃卯粮!”
           小强咽下菜,道出了原委。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6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9-8 10:3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半个月前,一个疏星寥落的晚上。小强与王黑子半躺半坐地在床上吞云吐雾。
           王黑子大名叫王恩义,膀大腰圆,一米八三的个,比李小强还高五公分,长脸瘪嘴,脸形像脚片馍,因长得黑,人们都叫王黑子。许多人只知他外号,不知其大名。79年从部队复员回到农村,80年父亲提前退休,他顶了职,与小强一个寝室。
           小强吐着烟圈说,天天儿风吹日晒的,一个月才他妈的三十几块钱。王黑子深有同感,说,不是个球!小强扔掉烟头,有些眼气地说,有个养土鳖的养成了万元户,还上了报纸。王黑子也听说过,还做过发财梦,经小强一提,就说,老子们也养吧!小强问,你会呀?王黑子有些遗憾地说,要会老子早都养球了。小强随口骂道,不会,你养个球的鳖,莫给老子瞎鸡巴扯了!
           王黑子没吭气儿。小强又点上一根烟,吧了两口,慢悠悠地吐了出去,说现在有人在汕头、珠海贩“希尔顿”、“万宝路”都发了财。王黑子有些胆寒地说,那是走私搞不得。小强说,你害怕个球,老子们又不贩烟,就是想贩,球的本钱!
           强哥,还有烟吧?小强掏出烟给他甩了一根说,老子有个同学的老爹是个广广,前不久回广东带了台“小三洋”回来,那院子里的男女老少都去他屋里听邓丽君的歌,一拨接一拨,把门槛都踢破了,特别是那些女娃儿们,去了都不走。咱们要是有个那玩意儿,保准身边的女娃儿一大堆。
           小强的话,王黑子听得想入非非。他当了三年兵,复员后回了农村,要不是父亲退休他顶职,现今仍是个泥巴腿子。虽说当了工人,成天风吹雨淋,一个月就拿三十几块钱,还要给家里十五块,莫说整台收录机,就是买台收音机也困难。当他看到穿着喇叭裤,拎着那唱着邓丽君歌曲的“大三洋”在大街上一走三晃的,心里就不舒服,那是羡慕嫉妒恨,不免会骂一句,啧(嘚瑟)个球!
           过了一会儿,小强问:“你现在攒了好多钱?”
           “每月五块,三年攒了一百八。你呢?”
           “我——你娃子还找不到,老子三光政策——吃光、喝光,用光。”小强叹了口气,脱掉毛衣拽了下电灯开关的线绳,钻进了被窝。
           王黑子躺在床上仍想着发财梦。做啥生意?做啥生意都得要有本钱,哪儿有无本的生意,除非是鸡子,自己又不是个女娃儿?小强的情况他知道,手撒的很,不借钱就不错,自己的一百八,那是从牙缝里抠出来的,不能轻易动。要么……他想想还是没有说,翻了个身。
           小强嚷道:“你娃子扑腾啥子,床上有女人?麻点儿睡!”
           “我有一万斤粮票,你要有能耐把它卖球了,老子们两个做本钱,看能做点儿啥子?”王黑子憋了半天的话终于蹦了出来。
           小强一下子弹了起来:“啥子?你有一万斤粮票?”旋即觉得不可能,“你狗日的又在日白扯,你咋会有恁多粮票?”
           “真的,老球彪(骗)。老子在吉林当兵的时候,那儿的粮票才三分钱一斤,我们这儿,你妈耶都两毛!我第一年的津贴是每月六块,第二年七块,第三年八块,全加起来也不够买这一万斤粮票。我跟屋里扯谎我要考大学,买复习资料,屋里东拼西凑给我寄了一百块钱。我买了地方粮票后就跟部队的军人和职工们换军用粮票。我跟人家讲我老家粮食不够吃,他们都同情也给换。我就今儿的找这个明儿的找那个,这个月换一点儿下个月再换一点儿,零打碎敲地把一万斤票换完了。”
           “快拿出来看一哈儿!”小强开了灯,猴急似地蹦下了床。
           王黑子从床底下的木箱里拿出一个用油布裹的小包,一层层打开是个牛皮纸信封,从信封里掏出一沓军用粮票,面额有伍拾市斤的、壹佰市斤的、伍佰市斤的和壹仟市斤的。
           小强有些怀疑,单位上应该都有粮本,咋会有这大面额的粮票?他睖睁着王黑子,半信半疑地说:“你不会哄我吧?”
           王黑子委屈地说:“强哥,我哄谁也不会哄你,保险这是真的。”他说罢,用手指着粮票,“你看这儿,‘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军用价购粮票’”他把粮票翻过来指着背面说,“你看这印上去的红章章‘中华人民共和国粮食部’。这是军用粮票,军用粮票见过没?”
           小强不好意思地嘿嘿两声:“恩,我是没见过。”
           小强上学时卖过粮票,那是一斤两斤顶多十斤八斤的卖,其他同学也卖过,特别是住校生少吃一口饭也要换点零花钱,买个冰棒、糖果什么的。军用粮票他没见过但听说过,是严禁买卖的。他不无顾虑而又疑惑地问道:“倒卖粮票是投机倒把,倒卖军用粮票更严重,那是要坐牢的。刚才提到贩烟你狗日的吓球的要不得,这倒卖军用粮票你都不怕?”
           王黑子说:“我并不是倒卖,当时换了军用粮票也没想到要卖它,是为复员回来以后以防缺粮时度饥荒的。”
           小强说:“你们农村也缺粮?”
           王黑子说:“我家虽在农村是种粮的,但队里分的口粮压根儿都不够吃,常常用红薯当饭,吃得肚子发胀还好放屁,现在见了红薯都恶心。你是没尝过挨饿的滋味,尝过了就晓得了,生窟眼儿打洞都要弄吃的。我们村有个人他有四个娃子,四个都是饭桶,他的老大是他的一个亲戚帮忙进了襄樊市轧钢厂,每月45斤粮,45斤算是最高的了。一次这老大下午三点下了早班去市一医院看他那个亲戚,从红光路到市一医院他路过七个餐馆吃了七碗凉面,每碗是二两粮票一毛二分钱。一个小时之内吃了七碗面而且中午他还吃了半斤米饭,你说粮食够不够吃?这个人由于屋里粮食不够吃,偷了生产队的一头耕牛卖了到黑市上买高价粮,后来被逮到判了刑。饿极的人敢偷敢抢啥事儿都敢做。这叫饥寒起盗心。”
           小强说:“你娃子说的‘饥寒起盗心’使我想起了一件事儿。”
           王黑子随口问,啥事儿?
           小强说:“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请了一位苦大仇深的老妈妈儿(老太太)给我们作忆苦思甜报告,她说她一次给地主放牛,路过一片菜地,看到绿莹莹的叶子水灵灵的萝卜,肚子就咕咕叫。她当时口干舌燥饥肠辘辘想拔一个吃,但忍住了没有拔。说我们再穷要有志气,人穷志不穷,饿死不做贼!当时我想这老妈妈儿有骨气,‘饿死不做贼’,佩服,佩服!后来她又讲她走过了菜地,浑身没劲儿,饿得几乎要晕倒,于是又转回来,瞅瞅四周没得人,赶快拔了一个藏在衣服里。这时她以饱满的热情向我们大声慷慨陈词,同学们哪,我是饿得要不的了才拔了个萝卜吃,不吃不行呀,不吃就要饿死,这叫饥寒起盗心!”
           王黑子噗嗤一笑:“这个老妈妈儿前言不搭后语,相互矛盾。”然后他回到正题,“现在我们那儿搞包产到户,地都分给了私人,农民的积极性很高,种的粮食吃不完,这粮票也不用再留了,卖了正好派上用场。”
           小强看了看粮票背面使用说明皱起了眉头,“军用粮票得拿证件才能买粮。另外这么大的票咋卖,谁要的起?”
           王黑子说:“要找部队的人换成地方票才好卖。部队的军用粮票有严格的管理是不准外流的,弄出来难换回去就容易了。”
           小强恍然点头称赞,并夸他有经济头脑。
           小强有个同班同学叫高鸣,家是襄樊军分区的。她是独生女,政策规定独生子女可以不下乡。她毕业后去了食品公司上班,就在襄城十字街卖肉。小强找高鸣,高鸣找了她父亲以前的通讯员现在的司务长,全换成了湖北票。省票比市票好卖。他跑工地,跑餐馆,找在襄樊拉板车的河南人,化整为零不到三天,两千块到手。就在父亲和妹妹到达上海的那天,他和王黑子动身南下。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10:20
  • 签到天数: 1866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1-9-8 10: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襄阳天马 发表于 2021-9-8 10:33
    半个月前,一个疏星寥落的晚上。小强与王黑子半躺半坐地在床上吞云吐雾。       王黑子大名叫王恩 ...

    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454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1-9-8 16:53:24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6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3 天前
  • 签到天数: 16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鄂公网安备 42060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