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论坛_草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襄阳草根论坛欢迎您!
记者昨日从市残联获悉,之前,盲人、肢体和享受低保的三类残疾人可免费乘坐城市公交车。为更加方便残疾人出
“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襄阳美景在青山绿水间、在灯火通明
http://i.hj.cn/xyrb/20201030/XYR
http://i.hj.cn/x
http://i.hj.cn/xywb/20200911/XYWB2020091113_3.jpg 《无
今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75年前
鲁花蚝油,是我家必备的调味品。虽说市面上蚝油有很多种,若是每一样都通过试吃来判断有些
随着生活品质的不断提高,广大消费者在烹饪美食的过程中,喜欢用调味品给
http://img.saihuitong.com/6177/richtext/3046101/1715365681f.jpg-w800 http://img.sai
http://img.saihuitong.com/6177/richtext/3046101/17153620ed0.jpg-w800 http://img.saihuitong.com/61
240075
239952
我做过两年程序员,自己觉得挺牛的,做的东西好像很有技术含量。 但当我不做
经济发展了,人们对生活的要求提高了。
晨画 朱爱华 ♀ 黎明,谁挪动椅子声 惊醒了菊花 一夜爆出的
谁的目光落在上面 朱爱华 ♀ 十月
“本土、现实、小说的回归——莫言近作研讨会”10月24日在京召开。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认为,
曾经我也以为,人与人之间的结局,最坏不过“不了了
热烈祝贺襄阳草根论坛成立八周年,2012.6.8至2020.6.8。 因为疫情,我们来不及相聚,但我们心中依然惦记! 不
转眼间,襄阳草根论坛即将迎来成立八周年(2012.6.8~2020.6.8)。八年来,有那么

城市大秀场

《镜头中的襄阳》摄影大赛火热进行中~~
查看: 7458|回复: 15

[原创] 亲家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20-9-1 20:4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您来到襄阳草根论坛,注册后发帖看帖更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陈家湾,坐落在襄阳城西五十公里处,依山傍水,山清水秀,一年四季,鸟语花香。早在八十年代,是出了名的贫困地,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一举跃为全市数一数二的富裕村。

         农历腊月二十八的一大早,村长陈二虎又到村头的老槐树下,开始了新一天的张望。虽然北风凛冽,一直呜咽不停,但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站久了,他就来回走动几圈。冷了,他就来回小炮一阵,再加上几声吆喝,来驱寒。若要问起为何如此,就算他不说,陈家湾的人都知道,他唯一的儿子陈中要带女朋友回家过年了。关于陈中,在大学毕业后,就去省城武汉发展了,整整五年时间,都没回过家。出乎意料的是,今年不但提前一个月时间通知陈二虎要回家过年,还要带女朋友。眼看就是农历2020年的春节了,如此三喜临门之事,陈二虎能不激动,不高兴吗?

    突然,陈二虎停止跑动,而是双脚站立成丁字步,左手抚胸脯,右胳膊向外伸展,干吭了几声后,也彻底地放开嗓子,唱了起来——咱两个在学校,整整三年……

         “喂喂喂……陈二狗!一大清早的,请你不要再防毒好不好?就你那破嗓子,纯属于是制造杂音,给陈家湾人添乱。信不信?咱们后山的树林里的鸟,准吓死了一堆……”王怀玉一边大声吆喝,一边倒背着双手,从村子中走了过来。

         “怀玉哥!我说你这是咋回事?平时你叫我陈二狗,我就当你开玩笑,这都腊月二十九了,你怎么还胡说八道?存心与我过不去是不是?”

    “陈二狗!陈二狗!陈二狗,我就这么叫定你了!哈哈……记好了!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都会这么叫。也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等你新儿媳妇上门的第一时间,我也会准时的去你家,叫上一阵。哈哈……你的新儿媳妇一生气,扭头就走,让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那才叫美呢!”

    “怀玉哥!你说说,我陈二虎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非要跟我过不去?再退一万步说,你叫我就算了,干嘛还要把我的新儿媳妇叫跑,让陈中他打一辈子光棍。我说怀玉哥,请你口下多多积德好不好?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你自己,都是一件大好事。”

    “陈二狗!我就要这么做又咋的?都几年了,难道还不清楚自己做过的事?既然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怀玉哥!既然你今天你说到这了,那咱们也打开天窗说,免得你总在背后猜忌我。告诉你,我陈二虎可是行得正,走得正,是一个能和尼姑拼板凳睡的人。”

    “哈哈……好一个行得正,走得正的人?还想跟尼姑拼板凳睡的人。说出来,不怕人笑掉大牙才怪。哈哈……“

    “怀玉哥!陈二虎真的不知道你再讲什么。以前我敬你是哥,一直躲让你,但你不知好歹,得寸进尺,实在是不像话了。哼!如果你自认为自己是男子汉,大老爷们,那你现在就把所有的事情给挑明了!免得以后再生是非。“

    “既然如此,那你说说,你这个村长是如何当上的?”

    “怀玉哥!我这个村长,当然是通过全村民众选举当上的。”

    “我呸!要我说啊!你是靠送礼当上的。若不是因为这,村长之位,非我莫属。我敢打保票,陈家湾若是在我的带领下,一定比现在更富裕。”



    “怀玉哥!我知道你是种庄稼的一把好手,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今的农村经济得跟上时代的发展,你那老一套,已经不行了。说句心里话,种庄稼我不如你,但要说起种大棚菜,我一定胜出你。至于送礼当村长一事,简直就是子虚乌有,栽赃陷害。“

    “哈哈……陈二狗!你话说道未免太好听了吧?“

    “怀玉哥!事实就是这样,我没有必要捏造,更不会捏造。“

    “哈哈……陈二狗啊陈二狗,那我来问你,在与我竞选之时,你是否挨家挨户的上门拉过票?“

    “怀玉哥!在与你竞争当村长时,我是每家每户的上过门,但不是你说所说的送礼,拉票。我是在苦口婆心的劝说他们,一边搞农业,一边搞副业,也只有这样,才能致富。同时也向他们承诺,只要他们愿意跟我学种大棚菜,我一定倾囊相授,跟竞选村长,是两码事。“

    “陈二狗!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怀玉哥!事实就是事实。也许正是我的诚心打动了他们,他们才推举我当的这个村长。你瞧瞧,咱们这个小山村,以前人穷的没有衣服穿,肚子也填不饱,男娃子们娶不到媳妇。现如今,咱们村成了镇里的致富模范村。怀玉哥,你凭良心说说,我陈二虎有没有不作为?有没有给村子摸黑?”

    “陈二狗!若与以前相比的话,陈家湾是有所发展,但是,跟我心中的目标相比,还差的远着呢。”

    “怀玉哥!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和你争。等过完了春节,我就当着全村人的面,把这个村长的职务让出来,让你来干。希望在你的带领之下,让咱们陈家湾村,一鼓作气上三层楼。”

    “哈哈……陈二狗!我王怀玉可不是叫花子,伸手去夺别人喜欢的东西。如果真那样的话,别人也会叫我王二狗的。”

    “怀玉哥!左说,你左不信;右说,你右不依。你说说,你到底想咋样?难道非要寻我的晦气不成?”

    “哈哈……我王怀玉就是这德行,眼睛里揉不得半粒沙,怎么了?难道说你这个村长还要仗势欺人不成?”王怀玉吼叫完,也蹬蹬蹬几步上前,和陈二虎面对面的立着不说,还扬起了半秃的头,瞪大了眼睛。

    如此一来,二人也像一对准备打斗的雄鸡一般,僵持在了老槐树下。

    “哎呀!怀玉哥!你这说的是哪里话?你就是给二虎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你半个指头啊!”

    “凤英!如果不是你来的及时,还真说不准,我被这个家给欺负了!你看你家男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豹头大眼,若把大嘴一歪,就算不吃人,没准也能吓死人。而我呢!身材虽然高挑,但细瘦,脸皮蜡黄,黄眼珠,刀子嘴,跟个活死人一般。若他真出手,旁边也没个人证,跟吃白食没有什么两样。但话再说了回来,就算你们两口子一起动手也没关系,我这把老骨头,起码还能撑个一时半会,等到杨桂花来。”

    “怀玉哥!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这不是来喊二虎回家吃早饭的吗?哪有什么非分之想?你可别忘了,你们可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我真搞不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像敌人一般,碰面后,不是吵,就算闹。难道真是两个讨债鬼转世?”

    “凤英!你前一句话说的没错,我和陈二狗不但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还吃过一个馍馍,睡过一个被筒,一起挨饿受冻之事,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但我就是看不起他背后干见不得人的事,才视他为敌。可是,我今天也把话说在前面,今日我来村头,可不是寻他晦气的。我是来迎接我家红梅,还有他的男朋友一起回家过年的。”

    “怀玉哥!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哈哈……这样当然是好了!虽然我这把老骨头败给了陈二狗,但我家的红梅,一定不会输给陈中这小子。哈哈……你们就等着瞧吧!她的男朋友,可是响当当的名牌大学生。”
         “王怀玉!你这个无聊至极的家伙,一大早就和二虎两口子杠上了?不是我说你,你现在可以倚老卖老,但红梅他们还年轻,当他们知道有一个如此糊涂,心眼小的跟针尖一样的爹后,心里会好受吗?走,回家吃早饭去。”杨桂花急匆匆地赶过来后,也一把拽住了王怀玉的左胳膊,转身回走。

    “桂花!你不要拽我好不好?我自己会走,我这不是心里憋着气吗?我答应你,从今往后,我再不和陈二狗争嘴了好不好?”

    陈二虎两口子见后,也不方便插言,等王怀玉他们离开后,也快步地回了家。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00
  • 签到天数: 2141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20-9-2 16:49:39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2 17: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2 18: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哈哈……凤英!还是你对我好,一大早的,又包饺子我吃了!”
    “去去去……我这样做的目的啊,是为了把你身体养好,等开春后,再大显伸手,让王怀玉瞧瞧,咱们家李二虎是靠实力当的村官。不是他想象的那样,靠送礼上的位。不过话再说回来,若不是你当上了村长以后才认识镇上的领导,否则,就是让我送礼,还真不知道送给谁。”
    “凤英!你可不能这样想。虽然怀玉哥对我有偏见,但在实际工作中,还是大力支持我的。因此,他这样做也不是什么坏事,不但可以时刻提醒我,不要走错了路,更教导我,时刻要以高标准要求自己,向更高的水准发展。”
    “咯咯……瞧你那傻样,快吃吧!饺子凉后就不好吃了。”高凤英说完,也伸手将满碗的饺子递到了陈二虎的手中。
    “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相连,呀拉索,那就是青藏高原……”
    “电话,肯定是陈中打过来的。”陈二虎一边说,一边端着碗,跑进堂屋,抓起茶几上的手机:“陈中,你走到哪里了?”
    “爸!我还没出发呢!更要向你说明,今年不能回家过年了。”
        “什么?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你这孩子的,一离开家就是几年,也不替我和你妈考虑考虑。唉!这分明就是儿大不由父母嘛!”
    “爸!以前是我任性,这一次,不是我改变了主意,而是因为当前疫情严重,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不给社会添乱,才临时决定不回的家。”
    “陈中!爸爸还没有听懂你说的话。就现在,大家不都好好的嘛?所谓的疫情,不过是一种流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爸!亏你还是一村之长呢!怎么一点也不关注国家新闻?只知道带领村民种菜致富,难怪红梅爸爸总是喜欢和你抬杠。所以,当儿子的也要提醒你,再犯之类的错误,可真如怀玉叔所说,是一个不称职的村长了。”
    “儿子!你教训的好。既然你响应号召,那爸爸也支持你的工作。要不要跟你妈聊几句?我这就去看新闻去。”陈二虎说完,也将手机递给高凤英,然后拿起了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
    一碗饺子刚下到一半,陈二虎又接到了去村委会开会的通知了!于是,他把碗往桌子上一丢,跨上摩托车就出了门,直到黄昏时分,才风尘仆仆地回到家,然后又组织召开全组动员会,要求大家依照科学防护新冠病毒的要求,居家隔离。最后,又要求党员留下,在村庄的入口处搭建起一个防疫布控卡点。等忙完这一些,已是晚上十点,回家吃了两碗鸡蛋面条后,又抱着一床被子到卡点值夜班。
    一夜无话,等第二天刚亮,组里的党员,以及年轻后生组成的志愿团也到卡点报道了。陈二虎一见,大喜,于是,也将全体人员分为白天和晚上两个班次。值班人员除了驻守卡点外,还有滚动巡逻及宣传人员等,以做到万无一失。

    就在这时,王怀玉肩挎一个黑色的帆布包,和媳妇杨桂花二人,急匆匆地奔了过来。不等陈二虎开口,王怀玉就开口大叫了:“陈二狗!你今天得当大家的面给我解释解释,我们家红梅的电话怎么会在你儿子陈中的手上?”
    “怀玉哥!你这说的是哪跟哪啊?”
    “陈二狗!我跟你说,昨晚我打了红梅一晚的电话,都没有接,当时我还以为是她手机没了电,也就没当一回事。可今天一大早,我再打时,竟然是你家陈中接的电话。虽然口头给我们老两口子报了一个平安,但我就是不放心,我们家红梅的安危。”
    “怀玉哥!咱们家陈中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实孩子。他们两个从小就一起玩,长大后又一起上学,毕业后又在一家公司上班。也许昨晚红梅把电话拉在了办公室,今早陈中去上班时赶上了你打电话,所以,就接听了,这一点也不为奇。”
    “哈哈……陈二狗啊陈二狗!你简直就是撒谎不用打草稿,是不是把我王怀玉当成了三岁小孩不成?告诉你,老子今年整整五十五岁,今天也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为控制疫情,武汉市都封了城,你说说,他们还需要上班吗?”
    “怀玉哥!如果没有上班,就是寝室离的近,这解释你满意了吗?”
    “呸!陈二狗!你简直就是狗嘴了吐不出象牙。就算他们寝室离的近,但一大早的,陈中到她寝室干嘛?你说,你是不是诚心要毁我女儿清白?”
    “怀玉哥!我没那个意思,就是你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唉!真是好人难当,更搞不懂,怎样给你解释才能让你满意。”
    “你是好人?告诉你陈二狗,无论你如何解释,我都不会满意的。除非我亲眼看见了我家的红梅才放心。”王怀玉说完,也使劲地将肩包的背带抖了几下后,又快步向卡点处奔去。
    陈二虎一见王怀玉要闯关,也不容分说地急进几步,抢在了他的前面:“怀玉哥!你这是要干啥?”
        “我要去武汉找红梅,她可是我的命根子,不能有半点闪失。”
    “怀玉哥!刚才你不是已经说过了,武汉已经封城,去的车都没有。”
    “哈哈……陈二狗!车是没有,但不等于我王怀玉的腿也没有。不就是六七百里路?就算我爬,也要爬到武汉去解救我的闺女。”
    “怀玉哥!你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红梅就是有人欺负,你这远水能救近火?再有,为了打赢这场防疫站,村子里人一律禁止外出。这不仅是为我们自己好,也是为整个社会好。”
    “陈二狗!今天我就是要出村子,谁也别想拦住我。否则,我就跟他急。”王怀玉说完,也将肩上的挎包扔给了身后的杨桂花,然后又双手掐腰的说道:“如果谁不放行,那就过来把老子放倒。”
    “怀玉哥!我尊敬你是哥,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在原则方面,可由不得你耍横。”
    “陈二狗啊陈二狗!看来,整个村子,只有你跟我过不去了。既然如此,我也由不得你了。”王怀玉说完,也突然伸出右手,一把拽住了陈二虎的上衣领。
    陈二虎不但不惊,反把胸脯一挺道:“怀玉哥!如果你心情不好,就使劲地打我几下吧!解解气,等气消了,就回家去。不是我说,小到一个村庄,大到一个国家,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耍横,那咱们这个社会不就乱了套吗?“
    “陈二狗!我怎么耍横了?难道为了抓好防疫工作,我家红梅的死活就不管了吗?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老两口子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你说啊!陈二狗!“王怀玉说到这,也像个小孩子般,呜呜的哭了起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3 19: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怀玉哥!你先别急,让我打电话向陈中了解一下情况再说。”陈二虎说完,也急忙拨通了陈中的手机,遗憾的是,一连三遍,都没有接听,无奈之下,陈二虎也只好将手机放回衣兜。
    “陈二狗!事实具在,你还有什么话要说?要我说,就是陈中做了亏心的事,也只有这样,才不敢接听电话。”
    “怀玉哥!我向你担保,陈中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就是他做了亏理的事,我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陈二狗!你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请问,你那是什么交代?难道说让我家红梅做你的儿媳妇?今天我就实话告诉你,你们家想娶红梅,是门都没有。其实我王怀玉心里早知道,你家陈中对我家红梅有情有义。哈哈……自己都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癞蛤蟆想吃白天鹅的肉,是万万不可能的事。”
    “怀玉哥!你对我有成见,我不怪你,但千万不要把话题转移到孩子们身上好不好?他们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
    “陈二狗!你以为我想?只是这之间的关系极为复杂,就是不想转移,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所以说,今天我必须出村去武汉,把这件事情搞清楚。如果谁要拦阻,我就对谁不客气。”
    “怀玉哥!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今天别说是你这么大个人,就算是只苍蝇也别想从这飞出去。”
    “哈哈……陈二狗!有大家才有小家,如今,我的小家都没了,我为何还要顾这个大家?今天,我还真不信这个邪了!”王怀玉说完,又挺身前行。
    陈二虎也当仁不让地,再往他的面前一挡,但这次,王怀玉没有再动嘴,而是伸出右手,啪啪两个耳光,打在了陈二虎的脸上。顿时,陈二虎两边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个暗红的手掌印。
    “陈二虎!滋味如何?你到底放不放行?”
    “怀玉哥!我刚才已经说过,今天别说是你,就算是一只苍蝇,也不可能离开陈家湾村。如果你觉得打的还不过瘾,那就请继续,直到你气消了为止,我陈二虎绝不还手。同时,也希望在场的同志不要插手此事,否则,就是跟我陈二虎过不去。”
    “哈哈……陈二狗啊陈二狗,看来你还真的是长见识了!既然你今天想出头,那我就让你出个够。”
    啪啪啪……一连数个耳光,又打在了陈二虎的脸上。跟着,陈二虎的两个嘴角也流淌起了鲜血。但是,王怀玉依旧不放手不说,还迅速地往前一个探身,将右腿伸至陈二虎的身后,双手再瞬间发力,一下子把陈二虎掀翻在了地上。

    站在一旁,一直保持沉默的共产党员唐山实在是看不下去之后,也将身体往前一探,挡住了王怀玉的手脚。
    “哈哈……尽然又蹦出来一个不怕打的。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唐山。”王怀玉说完,又刷地一下,扬起了右胳膊。但是,胳膊在下落之时,并没有带力,故此,右巴掌也是轻轻地落在了唐山的右脸颊上。
    “哈哈……唐山!疼吗?告诉你,这个就叫做猪膀胱打脸懂吗?不疼,但气人。哈哈……”
    “怀玉哥!请你严肃一点好不好?如果不是因为纪律的关系,我就不幸我这一米八的大块头,打不过你这个像麻秆一样的家伙。告诉你,你这不是再气我们,而是在扰乱社会公共关系。”
    “什么?唐山你这个死家伙,竟然拿帽子扣我?真以为老子是吓大的?我要去看我的女儿,你们为什么不让?请问,我扰乱什么关系?”
    “怀玉哥!你就是典型的法盲,无赖,要我怎么说你才好?”
    “唐山!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磨磨唧唧的,老子听着呢。”
    “要我说,你就是一个法盲,除了会种庄稼外,一无所知,真是委屈了红梅。唉!一个聪明伶俐的好姑娘,怎么会有一个如此糊涂的爹。好在时代不同了,否则,有你这个糊涂爹在前,红梅还愁嫁不出呢!真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是求着和二虎哥做亲家,恐怕二虎哥都不会答应。”
        “好你唐山,把老子说的一文不值不说,还把我们家红梅也牵扯了进来。看来,我刚才没有用劲打你是大错特错。”
    “怀玉哥!你就不要在这里胡闹了!否则,我现在就报警,让你去派出所跟警察讲道理去。”
    “哈哈……唐山!你现在就报警,以为老子真怕了你?派出所有什么好怕?不也是一个讲道理,为百姓排忧解难的地方”
    “怀玉哥!既然大路你不走,偏要选择河边,那我唐山就成全你。”说完,唐山立刻从上衣兜里掏出了手机。
    就在这时,从地上爬起了陈二虎也一下子冲到了唐山的面前,并飞快地夺下了他的手机:“唐山!这是我和怀玉哥之间的私事,没必要惊动警察,他们现在,比我们还要忙十分,知不知道?”
    “二虎哥!你真是的,跟他这个糊涂蛋还客气什么?你真以为这样后,人家会领你的情?”
    “唐山!男子汉,大丈夫,更何况我们都是党员,想开一点是不是?今天确实对不起,让你们跟着我一起受委屈了!但我陈二虎向大家保证,等疫情过去后,我请你们大家喝酒好不好?”
    “二虎哥!请喝酒就免了!既然你都这么说,我哪还有其它的想法。”唐山说完,也立刻退到了一边。
    “怀玉哥!快点跟嫂子回家吧!不要再闹了!如果有了红梅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去告诉你的。”
    “陈二狗!难道你真想气死我不成?等你有了消息,都晚十万八千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19: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如果大海,能够带走我的哀愁,就像带走每条河流……“
    “怀玉!怀玉!是红梅的电话。“站在一旁,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的杨桂花一边着急的喊,一边将手中的手机递向王怀玉。
    王怀玉立刻丢下陈二虎,抢过了手机:“喂!红梅!你怎么才回电话?想急死你爸和你妈不成?“
        ”爸!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昨天不是跟您说过,不回家过年了吗?再说了,女儿也有女儿的事情要做啊!“
        ”哈哈……什么事情都没出,就是担心你的安全。告诉爸爸,陈中那小子怎会代替你接电话?他没有欺负你吧?“
    “爸!您想哪里去了?我都是三十岁的人了,能照顾好自己的。刚才听陈中说,你接听电话的语气粗暴,就知道您多想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现在一定是在找二虎叔叔的麻烦。”
    “哈哈……我哪有找他的麻烦,只是找他问问究竟。”
       “爸!您都是奔六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动不动就找二虎叔叔的麻烦。再说了,我的二虎叔叔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坏人啊!如果真是坏人,会带村里人集体致富吗?”
    “哎呀!我的好姑娘,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了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昨晚打不通你电话,我和你妈都快急死了。这不,准备步行到武汉去看你呢!”
        “咯咯……昨晚累了,倒床就睡过了头,跟着是手机没了电。今天一大早,我们这个组的志愿者提前开了一个早会,所有,没能及时接到您老的电话。在此,我也以志愿者的名誉提醒老爸您,要积极地响应国家号召,听从上级的指挥和安排,安心呆在家里,不给自己和家人填麻烦,不给社会添乱。”
    “乖女儿!老爸一切都听你的,一切服从领导和安排好不好?”
    “咯咯……这样才是我的好老爸。好啦!今天就聊到这,我要去忙活啦!”
    “好好!乖女儿,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啊!远离那个姓陈的小子,他们陈家的人可没有一个好东西。”
    “老爸!您怎么又来了?婆婆妈妈的,比女人还要女人三分。”
    “好啦好啦!爸爸不说了!拜拜!”王怀玉说完,也喜咪咪的挂断了电话,然后又一转身体,面朝陈二虎说道:“陈二狗!还好你家的那个兔崽子没有欺负我家红梅,否则,我就跟你没完。”
    “嘿嘿!怀玉哥!现在你放心了?还要出门吗?”
    “陈二狗!你不要得了理,就不饶人好不好?现在就是你请我出门,我也不会。我王怀玉虽不是党员,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也知道遵纪守法,不危害社会,更不会让村里人背后骂我十八辈的老祖宗?至于刚才,不过是气血攻心。所有,也请你和唐山兄弟多多谅解,在此,我向你们赔不是了!”王怀玉朗声说完,也弯腰冲陈二虎和唐山二人鞠躬。
    “嘿嘿!我怀玉哥可是个大好人,就是脾气来了不饶人,这个毛病,我清楚的很。”
    “哈哈……陈二狗!既然你说我是个大好人,那我也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不知道你会不会不计前嫌,如我所愿?”
        “怀玉哥!只要我能办到的事,绝不说二话。你说吧,有什么要求?”
    “好!我要向你这个村官申请当防疫志愿者。实话告诉你,我们家的红梅已经在武汉当上了!所以,我这个做爹的,绝对不能给孩子拖后腿,也要以实际行动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心声。”
       “哈哈……怀玉哥!我是求之不得啊!如此一来,我们的防疫工作可以做得更加精准到位,更有助我们村人的整体思想素质提高啊!”
       “那好!就这么定了!从今晚开始,我值夜班,至于白班,就不和你争了!因为你这个头头还有其它事情要处理,大伙表个态行不行?”
    “行!热烈欢迎怀玉哥加入到我们的行列……”
    在大家的叫好声中,王怀玉两口子也原路返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5 19: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晚饭一吃过,王怀玉抱起一床被子,就往屋外走。可是不等他出院子门,兜里的手机又响了:“爸!我是红梅。”
    “哈哈……傻丫头!我女儿的声音难道都听不出来吗?吃过晚饭没?”
    “早吃了!”
    “好好!大过年的,记得买点好吃的,庆祝庆祝。还有啊!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把健康放在第一位。如果自己的身体都垮了,还怎么去帮助别人。”
    “咯咯……您放心好啦!今晚有大厨师下厨,四菜一汤,有荤还有素,营养搭配的十分完美均衡,可谓是正宗的小康生活水平。”
    “哈哈……要我说,一定是你男朋友的杰作。告诉你,你在家可是耍大小姐脾气耍惯了的,如今,可不能拿那脾气对待人家。记住啊!早点把他给我带回来。”
    “爸!我知道啦!他对我可好着呢!若非是非常时期,你昨天就该见着他了!”
    “是的,非常时期,要非常对待才是。顺便也帮爸爸给他传个话,如果不好好对待我女儿,来后可是没有好酒喝的,更有可能被我赶出家门。”
    “爸!你就知道喝酒,他可是滴酒不沾的。回家后,你可不许欺负他。”
    “鬼丫头!都还没过门,就向着人家了?什么滴酒不沾?你知不知道?男人不喝酒,别在世上走;男人不抽烟,别在世上颠。这种烟酒都不沾的女婿,我可不喜欢。”
    “爸!您就是典型的大男人主义,您那一套,早已成了老黄历,不流行了。不是女儿说您,都是奔六的年龄了,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一天到晚,酒呀!肉呀!烟呀的,真是难为我妈了。”
    “哈哈……鬼丫头!我是逗你玩的。真搞不懂,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变得像你妈一样啰里啰唆,烦不烦啊!”
    “咯咯……这说明了,我心里有爸。”
    “鬼丫头!不跟你瞎聊了!我要去值夜班了!”
    “爸!你去哪里值夜班?”
    “当然是去村头的防疫卡点值班了。真要说起来,我还是在你的带动之下,申请当的自愿者。”
    “爸!好样的,我为你感到骄傲。但是,我也得郑重的提醒您,要想做一名合格的志愿者,首先得学会保护好自己。比如,在岗时,要戴口罩;不扎堆讲话;勤洗手,讲卫生,不随便吐痰,说话要用文明用语等等。”
    “好啦好啦,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竟然学会教训你老爸来了?就咱们湾子,都是土生土长的人,谁不知道谁?何来的传染病之说?要我说,就是一点小伤风,小感冒而已。如果真有了,喝上几口小酒,就把问题给解决了!哈哈……至于搞卡点值班,不过是走走过场。”
    “爸!您怎么可以这样认为呢?与其这样去值班,还不如呆在家里睡觉。否则,不但害了自己,还连累了别人。”
    “喂!我说姑娘,我连累谁了?我这明明是好心,怎么被你当成了流水?要我说,是你读书读的太多,把脑子用坏了。”
    “爸!您要我怎么说您才行呢?我劝您不要急于去防疫卡点值班,把电视机打开,好好看一看关于疫情的报道。就目前来说,被感染的人数逐日攀升不说,还有那些不知道自己已被感染者,在行径的过程中,又把病毒传染给了别人,从而造成很多人被隔离,追踪。”
    “女儿!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爸!瞧你说的,难道官方报道的会有假吗?”
    “好啦!我现在就去看报道,晚一点再去值班。”
    “爸!这样才算得上是一名好同志嘛!但也要记住,不信谣言,并做到不传播谣言,一切都以官方报道为准。同时,科学合理加以防范。”
    “好好!谢谢女儿的提醒。”王怀玉说完,也挂断了手机,转身进到堂屋,把肩上的被子往沙发上一扔,打开了电视机……
    一轮湖北防疫新闻发布会看完,王怀玉也彻底地被震惊了,并开始为自己愚昧的思想,和草率的行为而自卑,后悔起来。从而,不得不挑起大拇指,为陈二虎点赞。并决定,提上两瓶自己都舍不得喝的好酒,登门给陈二虎道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5 19: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陈二虎家的院子门虚掩着,王怀玉用右手轻轻地一推,就进了去。因为是老熟人的缘故,看门的大黄狗起身摇了摇尾巴后,又回了窝。堂屋门大开着,陈二虎正端坐在堂屋的正中,媳妇高凤英正在用一个面签,不住地往他红肿的脸上擦拭着红药水。动作虽然轻巧,但陈二虎仍旧不时地叫嚷,让动作轻点。
        王怀玉一见,就知道是自己的杰作惹的祸,不由得,羞的两边脸,也火辣辣的疼了起来。同时,内疚之心也一下子让他停住了脚步,忧郁片刻,准备转身回家,择日再来道歉。但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一声哎哟也出来了口,从而也惊动了陈二虎两口子。紧跟着,凤英也迎了出来。
       “是怀玉哥啊!快进屋里坐坐。”
       “嘿嘿!看你两口子满热乎的,我看我就不了,等改日再来拜访。“
    “哈哈……怀玉哥!你真会开玩笑,都老夫老妻了,还热乎什么?快快屋里面请。“凤英说完,也伸双手,把王怀玉往堂屋里面推。
    见王怀玉扭扭咧咧的不肯进屋,陈二虎也跟着发了话: “怀玉哥!堂堂男子汉,怎么一下子变得像个小媳妇似的?那可不是你的本色。快快屋里请,千万不要让我也动手拉你。“
    “嘿嘿!二虎兄弟!都是你哥哥我愚笨,不懂事,糊涂,该死。所以,早上得罪之处,还请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多多体谅体谅才是。“
    “怀玉哥!你说的是哪里话?咱们兄弟俩,可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只是这几年,我们各忙各的,交流太少,思想上才有了一点隔阂。但真要说起来,啥事也没有。“
    “二虎!还是你有文化,有思想,在经过一番学习和思考后,我才真正的发现,我和你的差距实在是太远了。那个怎么说的,你好比浩瀚星空,我不过是一点萤火。嘿嘿……没文化,千万不要见笑,不管怎么说,从今以后,我都得虚心向你学习。“王怀玉说完,又难为情的低下头。
    “怀玉哥!你说的哪里话?从今以后,我们互帮互学,把全村子人的思想,拧成一股绳,共同求发展,共同创大业。“
    “二虎兄弟说的好,从今往后,只要你说上刀山,我绝不下火海;你说往前冲,我绝对不拖后腿。如果有半点不是真心,就天打五雷轰。“
      “怀玉哥!大过年的,你说什么傻话?若不是非常时期,咱们就弄几个小菜,美美的喝上二两。“
    “二虎兄弟说的对,防疫很重要,更何况咱们是自愿者。如果咱们自己都管不住自己,还如何带领全村两百来口人搞好防疫工作?因此,我先谢过了!等疫情过后,咱们一醉方休。这不,为了表示我的歉意,也特地带了两瓶,先存放在你这。“王怀玉说完,也顺手将酒放在了身旁的四方桌子上。
       “怀玉哥!你这是做什么?我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怪过你。你我之间折腾,纯属于好玩。至于酒,你还是带回家,等我想喝的时候,就上你家喝好不好?“
    “二虎!难道说你嫌弃我这两瓶酒不好?实话告诉你,这酒可是专门为红梅的男朋友准备的。只是这小子不喝酒,所以,也只好便宜你了。“
    “怀玉哥!经你这么一说,这酒更不能放我这里了。“
    “二虎!就这酒,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否则,我就当场把它给摔碎了。”
    “既然怀玉哥都这么说了,那我陈二虎就先替你保管着,等红梅的男朋友来过门,咱们大家一起用这酒为他接风洗尘。”
    “好!就这么定了。”王怀玉说完,也大步流星出了陈二虎家门,然后朝村口的防疫卡点疾奔而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6 19:0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第二天吃过早饭,陈二虎先到村中巡查一遍,然后才到村口的防疫卡点换班。通过与值班人员的交谈,也得知,因为宣传工作及时到位,再加上全村上下的全力配合,在以家为单位的隔离过程中,基本没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因此,他也寄语大家,再接再厉,胜利完成这次防疫任务。
    见其他值夜班的人员离去后,王怀玉才凑到陈二虎的跟前,难为情的问道:“二虎!脸好些没有?”
    “嘿嘿!好多了!就是还有些肿,等过了今天,啥事都没有了。你值了一夜的班,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晚上还要继续。”
       “一夜不睡算个啥?难道你都忘了?咱们在农忙之时,三天三夜不睡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你没有必要为这个事担心,还是快点跟我说说疫情的最新动态吧!相比之前,有没有好转?”
    “好!眼下,虽然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的人数在不断攀升,但也说明,我们的检测手段在不断地提高,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拐点出现。因此,越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我们越是要站好岗,也只要这样,才能给国家减少负担,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住病毒,彻底地消灭病毒。”
    “二虎,你说的我信。在此,我对昨天莽撞的行为,再次向你道歉。”
    “怀玉哥!就不要再提昨天之事了好不好?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吧!等你回家看新闻后就会知道,全国各地的同胞们都在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支援武汉,背后的故事,实在是太感人了!但是,也有一些不法分子,借机哄抬物价,赚黑心钱,扰乱社会治安。一个口罩能哄抬到几十元,一颗大白菜也同样如此。你说说,在这个时候,发黑心财,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二虎,别的咱不敢说,但要说吃的菜,咱们是成车的有。眼下,大家都在实行自我隔离,而咱们的大棚菜正旺,又无法销售,时间久后,也会乱在地里。所以我在想,是不是争取一下全体村民的意见。如果大家一致同意,那咱们就把这些新鲜的蔬菜捐赠出去。我有车,跑长途有点困难,但支援襄阳城,是一点问题没有。”
    “哈哈……怀玉哥!其实我昨晚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提前来换班的目的,也是想单独听听你的意见。”
    “嘿嘿……好小子!看来你刚才劝我早点回家是假,试试咱们的心有没有往一处想是真。”
    “哈哈……结果还不错。”
    “咱们是谁跟谁啊?如果我们都想不到一块,那和别人更没得谈。这样好了,我先回家吃饭,再小睡一会,下午咱们一起到田间地头走走,估算一下咱们村的大棚内,到底还有存多少蔬菜。顺便也摸摸别人的心思,愿不愿意支持咱们这次行动。”
    “那好!咱们先这么说,下午再见。”
    等送走了王怀玉,刚还轻悠悠的北风也突然变得猛烈不止,跟着,天空中也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眨眼之间,大地也变成了一片银白。虽然如此,陈二虎依旧站立在防疫卡点的小房前,密切的关注村内村外的情况。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唐山突然开口问道:“二虎哥!你说说,王怀玉这个人的为人到底如何?不是我说,平日里,没少说你的坏话,昨日的事,大家都一清二楚。但一夜之间,你们咋又变得像亲兄弟一般?不是我多虑,在这关键时刻,还是多留一个心眼才是。“
    “哈哈!山儿!这说明了你还不了解王怀玉这个人,更不知道我与他之间有着特殊的感情。“
    “是吗?不过你还真说对了!我是倒插门来陈家湾村的。呵呵……“
    “确实如此。你不知道,在我们小的时候,我们两家的家庭条件非常不好,饿肚子也是常有的事。一次,我们两个在山上放牛,还没到中午,肚子就饿的哇哇直叫了!难忍之下,我就嗷嗷大哭起来。为哄我不哭,他也不管桃子没有成熟,就爬上山顶上的一颗野桃树,眼看就要摘到桃子时,却没想到,在厚厚的桃树叶中,藏有一窝野蜂。随着树枝的晃动,野蜂倾巢而出,吓得他抱着树干就往树下滑。可是,在滑到一半之时,失手掉在了一个枯树桩上。至今,屁股都还留着那树桩扎的伤疤。“
    “呵呵……真的啊?“
    “那还有假?不行的话,你问问他们几个。“陈二虎说完,也用手一指周围的几个年长的志愿者。跟着又笑说道:”那个年月,日子实在是太苦了!揪心又好玩的事也非常的多。就拿十二岁那年的春节前的几天,我们两个为了能买一盒摔炮玩,就偷偷地进了咱们村后的山林,下了几个野兽夹,希望能抓只野兔什么的,然后拿到集市上卖点钱,来实现这个愿望。谁知道,那一天的天气跟今天一样,眨眼之间就下起了大雪,为此,野兔没抓着,还迷了路。最后,是在全村的寻找下,才回的家……
    “呵呵……挨打的滋味还记得吧?二虎哥!想不到你还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人呢!可惜现在是值班,否则,我一定提两瓶好酒来,咱们大家一边喝酒,一边听你讲故事。”
    “唐山!二虎何止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刘叔!此话怎讲?”
    “哈哈!咱们的二虎啊!还是一个草根诗人呢!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才丢掉了写诗。“
    “二虎哥!你看看,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是多么的美妙,何不重拾昔日的文字,给咱们来几句?那个什么的?风花雪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大浪淘沙,千古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嘿嘿……”
    “唐山!你就别胡闹了!此时此刻,我哪还有什么心情写诗?在如此疫情面前,应该学会在思考中学会思考才是。“
    “二虎哥!写诗叫什么胡闹?虽然我不懂诗歌,但也知道,文字可以鼓舞人的干劲,红军长征的时候,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都没有丢。你说,这冰天雪地里,咱们这些志愿者为守一方净土,也算是大功一件吧?你就以这为主题来几句,鼓舞一下我们的士气。来!大家一起给村长鼓鼓掌。“
    啪啪啪……
    “嘿嘿……唐山!真有你的。咱们这些人真要与那些奋战在一线的白衣天使们相比,那可差的太远了!他们才称得上是真正的英雄。“
    “二虎哥!你说的一点没错,我们都信。若他们是红花,咱们愿意做绿叶。所有,你就以白衣天使为主题,给咱们大家来几句了!来,咱们大家再次鼓掌,为二虎哥加油助力。“
    啪啪啪……
    在又一次的激烈的掌声之后,陈二虎也把眉头紧锁,双眼凝视前方。片刻之后,也满怀激情的吟诵了起来——致白衣天使——我喜欢你一身的白装/给我丰富的联想/虽不是天神下凡/却传递着福音与安康/你像春风那般/充满着温暖与希望/只要你走过的地方/都留下美好和芬芳……/你呀  你/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我喜欢/把你不老的咏唱。
    一首短诗歌吟诵完好久,大家依旧沉浸诗歌的美好与激情之中。随着北风的又一阵的吼叫之后,唐山他们才回过神来,跟着,又是一阵激烈的掌声。
    “二虎哥!你的诗歌太美了!虽然我没有什么文化,但听着舒服,感动,甚至都想流眼泪。只可惜咱不懂医术,否则,咱就去武汉,去抗争在一线,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那样才叫过瘾。”
    “哈哈……唐山!你刚才不是已经说了,白衣天使们是红花,咱们是绿叶。我们确保一方平安,就是在支援武汉前线。”
    “嘿嘿……二虎哥!我觉得,咱们现在这样做还不够过瘾,心里总是感觉还少了一些什么。”
    “唐山!那你想怎么办?”
    “嘿嘿!二虎哥!难道你昨晚没看电视吗?全国各地都在支援武汉,以解封城后的生活问题等等。你可别忘了,咱们可都是种菜专业户啊!如果能把咱们亲手种的新鲜蔬菜送给白衣天使吃,那才叫贴心,暖和,过瘾。”
    “唐山!此话当真?”
    “二虎哥!那能有假吗?只要你说,我绝对第一个响应。”
    “哈哈……其实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了!一大早,我就跟怀玉哥商量过。以咱们现在的运输条件,不足支援武汉,但支援襄阳城,一点问题都没有。”
    “二虎哥!你为什么不早说呢?既然如此,我就把话撂在这,我们家的大棚门,一直为捐赠敞开着,只等车去装。不对不对,是咱们村的大棚都敞开着等车装。同志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7-7 18:06
  • 签到天数: 19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0-9-7 19:0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在大家一来二往的商讨中,又到了午饭时间。陈二虎在三下五去二的吃完凤英送来的盒饭后,王怀玉就来到了防疫卡点:“二虎,可以出发了吗?”
    “走!”陈二虎说完,也在头前带起了路。
    二人如此近距离的、和谐的相处,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故此,陈二虎心中的感触,如泛了滥的春江水一般,高兴的无法形容 。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紧走几步上前道:“怀玉哥!要不要抽一支我的老白条烟?”
    王怀玉回头接过香烟,“啪”地一下用打火机点燃,再使劲地抽了一口后,才笑哈哈的说道:“你这小子真是的,真是烟如其人,低调不奢华,打起交道来,够味不说,还满让人享受的。“
    “哈哈……怀玉哥!我就知道你怀里揣着好的,弄不好,又是给新女婿准备的吧?“
    “你这小子的,什么都瞒不过你。不过这次啊!你只猜对了一半,红梅的男朋友不抽烟,这也是中午打电话告诉我的。哈哈……所以,我就带了两包出来,给你。“王怀玉说完,也使劲地将一包黄鹤楼1916扔向了陈二虎。
    “呵呵……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抽这么好的烟呢!看来,还是怀玉哥哥对我好。以后若是跟你混,吃穿都不用再发愁了!“
    “去去去!你这个臭小子就知道忽悠我,我可不是好伤疤就忘记了疼的人。不过啊!小时候的日子,真的是穷怕了。“
    “那现在的日子呢?“
    “现在的日子,好的没法说。也正是因为生活好了,有些人才会胡吃胡喝,整出一些歪风邪气来。你说说,有些人好好的大米饭不吃,却要去吃什么穿山甲,蛇之类的东西。如今可好,不但害己,还连累他人。“
    “怀玉哥!说白了,现实生活也好比大浪淘沙。如今,这些人不还是被淘了出来。为了惩治那些乱捕猎野生动物的行为,国家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法律和政策。“
    “如此之策,确实让人拍手大赞。对了!二虎!有没有听说,猪肉的黑市价,是四十元一斤?“
    “怀玉哥!还是莫要相信那些传言。当务之急,咱们干好自己分内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二虎!你这个臭小子的。如果不是干份内的事,我们为何要冒雪出门?”王怀玉说完,也伸手抓起一把雪,捏成一个球后,再重重地砸在了陈二虎的肩膀上。
    陈二虎也不怠慢,伸双手抓雪,开始了反击。顿时,欢笑之声也在空旷的雪地之上,蔓延开来。
    因为陈家湾村二面靠山,良田稀少,山坡之地众多。为了耕种和致富两不误,他们便巧妙地将山坡之地改种了大棚蔬菜。因此,陈二虎和王怀玉二人,也一路追打,嬉笑的进到山林之中。
    突然,跑在前面的陈二虎停止了下来,并大声说道:“村里人都在居家隔离,但这雪地之中,怎会有脚印?”
    “不会吧?我来看看。”王怀玉一边说,一边飞快地跑了过去。
    果真,在沿着山边的小路上,有一行被雪覆盖过半的脚印,并且直通山里,若非细心之人,根本不会发现。“
    “二虎!看来是有人在我们之前,进了山。“
    “是的!根据所留的脚印判断,此人应该没有返回,还留在山中。真不敢相信,都什么时候了,还独自一人进山。其真实目的,恐怕不是散步、消遣那么简单吧?“
    “哈哈……二虎兄弟!我说你是不是猪脑子啊?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城里已有人暗将猪肉价提到了四十。若换成了其它动物肉呢?也许会卖到五十,更有可能七十。“
    “这种可能不是没有。咱们这一带的山林之中,盛产野兔,野鸡,野羊。大冷天,又下着大雪,下几个夹子,随便抓几只,是非常正常的事。“
    “嗯!这个该死的家伙,我们这就去寻他去,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说的好,就饶他一次;如果不好,就直接送他到派出所。“陈二虎说完,也立刻顺着脚印,追了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鄂公网安备 42060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