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襄阳论坛_草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襄阳草根论坛欢迎您! 《襄阳晚报》在线选稿 论坛五周年站庆系列活动即将开启
12月16日上午,襄州区首家大型室内运动场所--襄阳星璨运动有限公司举
千孝篇 第二对爹娘,孝顺理当然,父母养儿女,恩情重如山 人老
爱老敬老是我们中华传统美德,有人问我们能坚持多久?我们
乐活城的居民们给志愿者王崇杰捐款献爱心活动
180975
180928
当肾病患者面对大多数美食时,总要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吃了,对不起自
宜城盘鳝,楚王宴席上的一道佳肴(910字) 文/陈玲   
老妈一直比较胖,血糖还有点高,以前膝盖不疼的时候经常去跳个广场舞什么的也很好
http://bbs.cdzjhw.com/data/attachment/forum/201612/09/172039yvpwoomwmfmqqm8m.jpg http://bbs.cdzjhw.com/data/attachme
暴力切珠子,该有的都有了。喜欢的围观过
汉唐时期,墓葬之内多以陶质器物作为陪葬,
本帖最后由 xyrj 于 2017-12-16 1
2017.12.13.收获野辣
http://05.imgmini.eastday.com/mobile/20171215/20171215183221_a1b510c0c2cc3cac32f605e
根据谷城县教育局的要求,12月13日,谷城县城关镇中华路小学各班利用班班通认真组织学生收看了由襄阳市检察院举办的“法治进校园
本帖最后由 襄阳石 于 2017-12-16 17:03 编辑 传扬“襄阳石”古品牌 塑造“襄阳石”
本帖最后由 襄阳石 于 2017-12-16 16:40 编辑 传扬“襄阳石”古品牌 塑造“襄阳石”
1998年12月16日 美向伊拉克发动"沙漠之狐行动" 1998年12月16日,就在离美国会众院开会表决是否
本文作者为黑龙江大学硕士研究生马巧玲约翰·马吉,美国传教士,1912年作为美国圣公会的牧师之一前往
风景 181862 18
181697
180023 180024 180025 1800
179978
感恩
181666
18
180948 1809
如何加强
闪亮荷花
本帖最
老憨进城时笑容
冬 日黄
再走岘山绿道
12月
老屋文/
2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武汉长江边一别后,周恩来在江西定下了南昌武装起义之计,毛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23 15:31 编辑 《襄阳少妇》或名《千山风雨,万山情》201603241120柴淅(1)
关于举行“新时代需要新文学”宣讲的通知 为宣传贯彻十九大精神,中国作协
关于推荐襄阳市网络作家协会首批会员的通知 各区、县作协、大中专院校文学社及广大网络
木心:文学是人生必备的武器和良药 文学是可爱的 不要
本文摘自《流沙河讲古诗十九首》,流沙河 著,四川文艺出版社,2017年9月http://img1.gtimg.com/cu
斜日寒山欲竞高,汉江流碧水迢迢。快艇飚飞鸿雁祷。飘渺
本帖最后由
桑中·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桑中》是《诗
君子偕老·诗经|注释|讲解|白话翻译 【作品介绍】   《君子偕老》是《诗
感谢安康诗词学会,东药王庙主持刘成穹
李元明老师功莫大焉
11月11日上午九时,市诗词学会严爱华副会长在市图书馆汉江讲坛开讲,分享唐代诗人歌妓情结(下 ) 讲座内容梗概:
本帖最后由 夭夭 于 2017-9-18 22:01 编辑 诗词讲座 9月23日下午2:30-4.30程红星副会长在市图书馆汉江讲坛与大家分享“孟浩然和孟浩然的诗”。
本帖最后由 飞刀侠 于 2017-10-31 18:30 编辑 张
本帖最后由 飞刀侠 于 2017-9
遥夜残风吹碎花,思观烛露落痕加。 那堪去岁霖铃雨,惊
本帖最后由 蝶儿飞 于 2017-12-9 05:28 编辑
本帖最后由 飞刀侠 于 2017
眼 界
咱俩的过去 总是让人品
献给
重要通知: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新规,10月1日起未实名认证用户将不能发帖回帖,
经前期报名、公示及广泛征求意见,现将论坛管理员分工和每周轮值情况、各版块版主安排情况进行公示。公

城市大秀场

《镜头中的襄阳》摄影大赛火热进行中~~
查看: 23339|回复: 109

[原创] 《襄阳少妇》(长篇连载 又名《千山风雨,万山情》)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7-5-8 09:55: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您来到襄阳草根论坛,注册后发帖看帖更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23 15:31 编辑

    襄阳少妇》
    或名《千山风雨,万山情》
    201603241120
    柴淅
    (1)
    奶奶带着孙子去楼下溜达去了。
    翟媛媛在玩手机,丈夫高有亮趴在电脑桌前玩游戏。
    微信已经都过了一遍,翟媛媛抬头看了看高有亮专注的背影,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娘俩可真行,一个打游戏成瘾,一个跳广场舞成瘾,还真不愧为是母子俩呀!”
    “我们娘俩这都只是个爱好,还谈不上成瘾。” 高有亮头也不回地说道,“就说我吧,你现在要是不让我玩儿,我就能不玩儿。而我妈呢,自从过来照顾明明后,可就再也没去跳过广场舞了。”
    “你还好意思说,她这天天晚上一丢下碗,就跑去楼下‘挂眼科’,挂给谁看啊?”
    “挂什么眼科?”高有亮笑道,“你呀,就是小心眼儿,成天鸡蛋里挑骨头,没事儿找事儿。老妈这是带明明出去散步,也好让你清静清静,你就好好做你的少奶奶,别天天瞎琢磨,累不累呀?”
    “哼,还少奶奶呐,老妈子吧!”翟媛媛真想从背后踹高有亮一脚,不过语气倒是缓和了一些,“不是我瞎琢磨,她要真是欠得慌,想去跳请去跳呗,让明明留在家里看电视也不碍事。”
    “真的吗?”高有亮原本想挤兑她几句,又恐怕横生枝节,便改口劝慰道,“……哎,行了,老妈才不欠那个。说实话,该干啥不该干啥,老妈心里还是有数的。你啊,就安心上你的班就是了。”
    “我就是觉得,你妈根本就不想照看明明。”
    “又来了不是,还没完没了了!”高有亮暂停游戏,转过身来跟翟媛媛讲道理,“你想想看,明明是她的亲孙子,她怎么可能不愿意照看。照看孙子,对哪个奶奶来说,不是求之不得的事?你呀,等有一天你当奶奶了,你就能明白这些道理了。”
    “哼……”翟媛媛冷笑了一声,继续唠叨道,“我看你妈欠跳广场舞那样,心里就不爽,天天一吃过晚饭就着急忙慌地往楼下跑,好像家里有个定时炸弹似的。”
    “哈哈!”高有亮竭力缓和着气氛,“你说,吃过饭下去散散步,透透气,消消食,有什么不对的呢?”
    “对,都对,你妈啥时候错过?”
    “我妈当然也有错的时候,就像你偶尔也会犯错是一样的。对吧?”
    “我懒得跟你扯。”翟媛媛坐到梳妆台前,开始梳头。
    高有亮看了看翟媛媛的背影,便也不再说话,转过身去继续他的游戏,他才不会没话找话说的,随便乱说话是会有风险的,等于是没事儿找事儿。
    翟媛媛梳了一会儿头,突然停下来问道:“屈总的老公原来是个歌手,你知道吧?”
    “你同事老公的事,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他呀,”翟媛媛来了兴致,“做过北漂,在酒吧里唱歌,也在人家宴会上唱歌,还参加过一些歌唱类选秀节目。”
    “哦,是吧!”高有亮附和道。
    “他还做过节目主持和策划。”
    “哦,”高有亮懒洋洋地回应道。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翟媛媛在睡觉前聊到屈芬老公。高有亮感到有些郁闷,她怎么对别人的老公那么感兴趣呢?
    “他在北京的时候主业是歌手,副业还是个演员,”翟媛媛显得很兴奋,“在娱乐圈里有很多朋友,也认识很多明星。”
    “我敢说,”高有亮挤兑道,“我认识的明星绝对不比他少。”
    “哼……”翟媛媛本想挖苦高有亮几句,但又不想扫了自己的兴致,于是只冷笑了一声便又继续说道,“后来就认识了屈芬,结婚后选择了在襄阳安定,跟人合伙开了一家演艺公司,我们公司今年的年会已经邀请他来帮忙策划和主持了。”
    “嗯。”高有亮对别人的老公一点儿也不感兴趣,消极地应了一声,紧接着就打了一个哈欠。
    翟媛媛当然知道高有亮打哈欠的意思,但却视而不见,继续说道:“公司请演出公司来策划晚会,这还是第一次。往年的晚会都是集团和各分公司一起自己搞的,属于内部自娱自乐,今年据说准备邀请市里有关领导,以及一些集团的生意伙伴前来观看,所以才不惜多花点儿钱邀请外面的演出公司来搞。”
    “那你们不是有好戏看了?”高有亮说话的腔调里明显带有调侃的意味。
    “哈哈!”翟媛媛笑了。
    翟媛媛笑得有点儿莫名其妙,高有亮感觉到了,不过却没在意,心想笑总比生气好。
    最近以来,几乎每天晚上睡觉前,翟媛媛都会唠叨一些她们公司里的人和事,而无论是人还是事,高有亮都从来没有感兴趣过,但表面上却还要努力扮演一名忠实的听众。
    高有亮自以为这是夫妻之道,有时候会厌烦和无奈,有时候竟也能乐在其中。
    老婆翟媛媛自从重新开始上班以后,注意力基本上全放在了工作上,家里的事情也就不怎么插手了,数月以来的家庭矛盾也相对缓和了不少。
    儿子在上幼儿园中班,每天由奶奶尽心尽力地照顾着,既省心又放心,高有亮觉得,相比从前自己现在的日子好过多了。
    然而,高有亮的夫妻之道,在翟媛媛看来却是冷漠。她又不是傻子,真听和装听她还是分得清楚的,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会骂高有亮几句,心情好的时候便不介意,真听又如何,装听又怎样,就算他是一尊石头也能罢了,更何况还是一尊应声石。

    点评

    很棒!: 4.0
    海!外直播 t.cn/RxlBL8F 禁闻视频 t.cn/Rxl1r5a 查了下法西斯的定义:“反对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主张建立以超阶级相标榜的集权主义统治,实行全面统制和恐怖镇压;进行由政府全盘计划经济..”觉得赵国反对啥?  发表于 2017-9-21 13:16
    很棒!: 4
    支持,你慢慢写,我们慢慢看!祝你写作快乐!  发表于 2017-5-8 11:43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0: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8 11:15 编辑



    故事梗概:
          因为曾经遭受过感情伤害,襄阳少妇翟媛媛在处理夫妻关系、婆媳关系以及抚养儿子等方面,不断地将自己弄得焦头烂额的。重新开始工作后,她发现原来把生活过得一团糟的并不只她一个人。而正当她准备好好面对生活的时候,昔日的恋人却突然冒了出来。对于早已嫁做人妻和身为人母的翟媛媛来说,曾经的爱恨情仇早已是过眼云烟,但冥冥之中却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推着她从偏远的襄阳古城奔向千里之外的上海国际大都会……


      我是想写一个温暖感人的爱情故事,希望最后的结局能够实现这个想法!
      书中若有错误和纰漏还望大家不吝批评和指正!
      也希望能有听到大家更好的建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09: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9 09:37 编辑

      在我心中,襄阳是一座再美丽不过的城市了,写一部有关这座城市的小说的想法由来已久。
      前两年,有幸拜读到过襄阳马坤前辈的长篇小说《北街》,感觉颇为有趣。
      《北街》是一部以襄阳最具特色的城市名片“北街”为背景而创作的一个襄阳爱情故事,特别是小说行文流畅,语言幽默,风格自成,本人甚是喜欢。
      说实话,襄阳当然比不了北上广武重成这些一线大城市,有太多的人为它们写故事了。
      但是,襄阳自有襄阳之美,襄阳自有襄阳的故事,自古以来也从不缺乏发现和书写襄阳之美和襄阳故事的文人墨客。
      正是为了我心中的襄阳,我才创作了这部长篇小说,虽说语言和技巧拙劣,但对这座城市的情感是真实的。
      现将鄙人拙作《襄阳少妇》(或名《千山风雨,万山情》)(初稿)连载于此,敬请大家不吝斧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09:5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8 11:54 编辑

    (2)
    虽然总是跟高有亮聊屈芬的老公李铠群,但翟媛媛直到上周才第一次亲见其人。
    他长得颇有几份帅气,而且还让翟媛媛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些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尽管翟媛媛不愿意多想,可也不得不承认,这种特别的好感并非凭白无故,它勾起了自己对曾经的一段感情经历的回忆。
    那是一些陈年旧事,翟媛媛从来都不愿主动想起,就算是被李铠群重又勾起,她的内心也是在竭力回避的。翟媛媛更愿意把那看作是另一个人的经历,虽然大家名字相同,但她那个人和她所经历的那些事儿,都与自己没有半点儿关系。
    翟媛媛自己把这总结为“看戏心理”,有点类似于阿Q的精神胜利法。
    然而,这种自我催眠的方法,并不一是开始就出现的。
    一开始,翟媛媛的做法是拼命遗忘,为此她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可无论她拿着板刷在记忆的黑板上如何努力地擦拭,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彻底遗忘。后来,时间久了,往事渐渐地有了距离感,有一天突然就冒出了这种看戏心理。
    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听起来虽然可笑,倒却有着不错的实际功效,不仅可以减轻内心的痛苦,后来就感觉,那往事已经像是一场遥远而虚幻的梦,一点儿也不再真实了。
    然而,李铠群是真实的,就和翟媛媛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无论是想起他还是见到他,他就像是一面镜子,总是能照进翟媛媛的内心深处。不管翟媛媛愿不愿意,往事已悄然归来,裹挟美好和痛苦一浪一浪涌上心头。
    翟媛媛第二次见到李铠群,是在随后的公司年会上。
    他甫一出现的时候,是一种毫不掩饰的张狂,在舞台上时而放荡不羁,时而卖弄风骚,仅凭一已之力就将年会现场的气氛给带动了起来。翟媛媛就觉得,他在那天晚上是最为光彩夺目的,以至于后来回想起来,仿佛自始至终都像是他一个人的表演。
    而且,翟媛媛还注意到了,整个晚上他都在用漫不经心地眼神扫瞄自己,尽管每一次的时间都很短促,或者半秒,或者十分之一秒,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眼神里面有她,绝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坐在屈芬身边的原故。
    那种眼神非常特别,刚开始接触的时候,翟媛媛甚至还怦然心动了好一阵。
    整个晚上,翟媛媛都被新奇和愉悦包裹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当然知道这有点不合常理,但暂时还不得空闲来思考这个问题。
    李铠群当时是一头浅棕色的碎发,显然是经专业造型师精心染色和修剪过的,而且为了保持发型还没少用啫喱水或发蜡之类的。整个脸看上去既光洁无瑕又颇富立体感,棱角分明,仿佛美术课堂上的石膏雕塑,但却不是那种苍白的颜色,而是粉里透红。
    没错,他有化妆,虽然只是淡淡的,但却不难发现。
    节目一个接着一个,李铠群一会儿台上一会儿台下,忙得不可开交,支撑着整台晚会。
    每当李铠群登台又唱又跳的时候,翟媛媛的激情就会被点燃,手舞足蹈,欢呼雀跃,快活得忘乎所以。最重要的是,只有这个时候她才可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甚至在跟他的目光对视的时候也不避让,才可以肆无忌惮地为他喝彩,就算身边坐着他的老婆也不避讳,疯狂得像个白痴。
    就是在这样颠狂的情形下,一些故人和往事开始在翟媛媛的脑海里清晰地闪现,最后她终于不得不面对那个已经忘却了许久的人。
    没错,他就是黄伟建。
    自从第一次见过李铠群之后,翟媛媛就跟自己约定,永远也别再想起这个人,但是她终于还是没能做到,心头不免掠过一丝惆怅,看来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
    “你老公好帅啊!”缓过神来后,翟媛媛装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对屈芬调侃道,“你看那眼神,你看那鼻梁,你看那身材……”
    屈芬抬手在她嘴角抹了一把,她本能地闪了一下,“咋了?这么小气?还不让看了?”
    “不是,”屈芬嘿嘿笑着,“我帮你擦一下口水,免得滴到衣服上了。”
    “哈哈,”她一边咧着嘴笑,一边把两个嘴角又擦了一遍,好像真的有涎水流出来似的。“谢谢!”翟媛媛从中获得了一丝偷情的快感,除了她自己,没人知道。
    屈芬哈哈大笑起来,表现得十分大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12-5 10:51
  • 签到天数: 996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5-8 10:32:54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没看长篇了,支持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0: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草庐 发表于 2017-5-8 10:32
    很久没看长篇了,支持起

    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0: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8 11:55 编辑


    (3)
    总容量一百二十人的报告厅内座无虚席,连最后面的过道上也站满了人。
    公司员工原本是没有这么多人,但其中多有带家属和朋友一起来的,谁也不想错过现场观看专业演出公司协办的晚会。
    报告厅正中间的位置上,坐着集团周董和几位神秘嘉宾,面前的桌子上摆满了瓜子、花生和各色水果等。王总、吴总、何总、以及沈奕珺沈总等,都坐在那一块。也就在那里,下午布置会场里,其中一个位置上还摆着屈芬台卡,不过现在已经被撤走了,谢丽华谢总正坐在那里。
    难得啊,翟媛媛心想,自己所在部门的主任,那个公司里最为神秘的女人,居然会公开出席公司的年会。
    看来公司行政部事先也不知道她会来,所以才会连台卡都没给她准备。
    幸运的是屈芬为她空出了一个位置,让她能坐在公司几位老总身边,要不然行政部为给她安排座位又要劳烦做半天工作。而且,在她旁边坐着的便是沈奕珺沈总,一个像她一样神秘的妇人,一个在整个集团内唯一配得上跟她平起平坐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她愿意坐在一起聊天的女人。
    是屈芬自己把位置调到了前排靠报告厅窗户的位置——那差不多是最差的观赏座位了,与她的老总身份有点不相符。屈芬之所以调换位置为了离那一堆音响设备近一些,因为她老公李铠群整晚都将守在那里的——他是这台晚会的总导演,还要兼顾主持和主唱。一人身兼多职,需要忙前忙后的,屈芬是怕他出什么差子,所以才守在那个方便的位置上,准备着随时帮点小忙。
    架子鼓旁边站着贝斯手小刘,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披散着,整个脸都被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上去更像是一杆倒置的拖把。
    架子鼓后面坐着鼓手老郑,留着寸头,圆圆的脸盘挂着弥勒佛式的微笑。通常情况下,他都像是一个会动的木偶一样,机械地掌控着整个音乐的节奏,只有偶尔的机会才会将鼓槌舞得上下翻飞,把鼓点飞溅得到处都是。
    翟媛媛不得不更多地注意到贝斯手小刘和鼓手老郑,连他们手臂上的汗毛都看得一清而楚,因为她现在就陪在屈芬身边,她们之间隔得实在是太近了。虽然是被强拉过去的,位子也太偏了一些,但翟媛媛还是比较乐意接受的,架子鼓触手可及,这才是真正的现场。
    在欢快的音乐声中,几个身着桑巴舞服的性感女郎最先跃上舞台,开始了一场激情四射的小狂欢,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等舞蹈进行了一大半,李铠群出现在了舞台上,先是领跳了一小段音乐,然后才开始演唱。
    那是一首歌带有浓郁巴西风格,颇具异国风情的歌曲,节奏明快,令人愉悦,翟媛媛完全不记得自己以前是否听过这首歌。也就是在听那首歌时,翟媛媛才发现李铠群不光能说能唱还很能跳。而令她尤为惊奇的是,一个平时忧郁而文静的人,竟然也能瞬间爆发成一个狂舞歌者。
    人生就该如此,翟媛媛心想,这一点黄伟建要逊色得多,高有亮就更不用提了,他总是温温吞吞的,一副不思进取、知足常乐的样子,还总抱着一种天塌下来有个儿高的人顶着的心态,难怪自己总是无缘无故地就想对他发火。
    那天晚上的女主唱给翟媛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屈芬说她叫亢小婉。
    她在唱“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的时候,穿着一件粉红色的丝绸水袖长衫,尽显飘逸曼妙的身姿。紫红色的卷曲高马尾在头顶上摇摇耸起,使整个人显得更加的高挑和挺拔。当她随着歌曲的意境舞动起来时,犹如春风拂柳,柔若无骨,婀娜多姿,销魂摄魄,令翟媛媛都不免有些迷恋。
    翟媛媛想到了蛇,正在水面上游弋,不,是一只狐狸,已经修行上千年。
    当然了,她主要还是迷恋她的那一袭扮相——那柔美的水袖长衫,那高耸的紫红色卷马尾,那高翘的丹凤眼眉,还有蓝色的眼影和紫色口红——那是一种随心所欲的美,超然于世,令她垂涎欲滴。
    那天晚上,李铠群无疑是现场最忙碌的一个人,一会儿台上,一会儿台下,一会儿台前,一会儿幕后,几乎没见他有一刻停歇过。与之恰好相反的是亢小婉,她除了上台表演节目外,大部分时间只是静静地坐在乐队后面的角落里,心事重重的样子,偶尔也会笑一笑,看上去十分勉强,心不在焉。
    不过,她的眼睛非常迷人,就像是一只狐狸,连翟媛媛都忍不住要多看几眼,并且会暗自唏嘘,好一个天生的小妖精!
    翟媛媛总觉得,自己那天晚上是被蛊惑了,被李铠群,也被亢小婉,让她经历了一场又一场亦真亦幻般的梦境,几乎已经不记得了还有魔术、小品和其它歌舞。
    那是另一种生活,翟媛媛暗自憧憬着——爱情和玫瑰,还有情歌和扮相——都那么美好!
    晚会现场还有一个人整晚也没闲着,他就是公司的宣传干事老陈。一个公司设置宣传干事这样的岗位是很少见的,翟媛媛也是第一次遇见过,后来时间长了才发现,什么宣传干事,也就是个专职摄影师罢了,公司大大小小的活动,尤其是在对外事务中,总能见到他脖子上抢挂着他的单反数码相机奔前跑后的身影。
    老陈其实并不算老,原本也只是四十来岁,再加上人又长得瘦小,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起码要小个十来岁。不过,大家还是都叫他老陈,一来是知道他的底细,二来多少还有调侃的意思。
    据说这位老陈以前做过《襄阳晚报》的记者,也算是襄阳城曾经风光一时的人物,至于后来怎么转来转去地转到公司来做个只拍照摄影的宣传干事的,翟媛媛就不得而知了,只是总能听到几个知道内情的公司领导,拿他以前的那些风流韵事开玩笑。老陈对此从来都不介意,总是笑嘻嘻的,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晚会开场之前,老陈早早地就已经把摄像机架好,还进行了试录和反复设调,看上去不仅专业而且敬业。演出正式开始后,老陈就只按下运行键,设备就自行运转起来,而他自己则在胸前挂着那副单反数码相机,在现场走来走去,时不时地停下来抓拍几下,第隔一段时间还会转回去照看他的摄像机。
    翟媛媛心想,下周来上班的时候,一定要找老陈拷贝一些今晚演出的现场照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0: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8 11:56 编辑


    (4)
    豪哥终于在晚会结束前赶到了现场,并主动负担起了收尾工作,也算是对得起他演艺公司大老板的身份。
    李铠群去卫生间卸妆,翟媛媛和屈芬站在走廊里等他。
    走廊的灯光比较昏暗,显得报告厅里灯火辉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讲台上豪哥带着几个人在拆卸和分装设备。亢小婉也在其中,忙着收捡着一些零碎的物件,身上的妆扮都还没有卸,就像天上的仙女误入了凡尘。
    看着那一群人忙碌的身影,屈芬跟翟媛媛闲聊道,“这豪哥已经离异多年,也已经是快五十的人了,还在打亢小婉的主意。”
    “是吧?”翟媛媛略有惊讶。
    “还有那个木讷内向的鼓手老郑,也一直默默地暗恋着亢小婉,已经被拒绝过几次了,却依然傻不拉几地期盼着春暖花开的一天。”
    “哈哈,圈子不大,故事还挺多的。”
    “是啊!”
    “都是你老公跟你讲的?”
    “嗯,不过就算他不说,我也能看得出来,我又不是傻子,总跟她们这些人接触,稍微留心观察一下,什么都能一目了然了。”
    “也是,都是过来人,还有啥看不透的。”
    “从年龄上来讲,当然是老郑更合适;但从经济条件上来讲,豪哥显然更具优势,不过平心而论,我觉得她无论跟谁感觉都不那么适合。”
    “我看呀……”话到嘴边,翟媛媛却突然停住了,她在心里掂量着能不能说。
    “看什么?”
    “我看呀,”翟媛媛嘿嘿笑道,“她跟你们家老公挺般配的。”
    “是吧!”屈芬并没有显出不高兴来,“哈哈,没关系,到时候我让贤就是了。”
    “哈哈,还是屈总大度啊!”
    透过玻璃窗,翟媛媛再看着亢小婉纤弱的身影时,心头不免掠过一丝惆怅,不知道是为了谁。
    她转过身去,扒开走廊另一侧从天花板高高垂下的窗帘往外看,什么也看不到,巨大的玻璃窗外是一片漆黑的夜。她把脸贴近了,双手罩住眼角努力往外看,看到了一些星星点点的灯光,和一些楼房黑黢黢的轮廓。
    “外面好像在下雨!”她说。
    “是吧?”屈芬一边说着,一边也凑过去看,头却“咚”地一声撞在了玻璃上。
    翟媛媛哈哈大笑道:“你想什么想得那么着迷,有没有玻璃都不知道了?”
    屈芬哭笑着揉了揉头,然后一边嘟嘟囔囔地骂着,一边将窗户拉开。
    窗外的冷风一下子倒灌进来,吹得两个人都不禁缩了缩脖子。屈芬将一支胳膊伸到了窗户外面,真的在下雨,虽然雨量不算大,但走在外面不打伞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淋湿的。街面上的车辆和行人都不多,路面默默地亮着湿漉漉的微光,像是结了一层浮冰。
    李铠群终于从卫生间出来了,卸了妆的脸似乎恢复了一些生机,看上去没那么冷漠了。他拐进报告厅,去跟他的同伴们告辞,那些人停下手里的活来跟他开玩笑,报告厅里回响起一阵嬉笑怒骂,还有人敲响了嗵鼓和吊镲,回声显得那么突兀。
    后来报告厅里好像还发生过短暂的口角,翟媛媛不能确定,等她回头往里瞧的时候,只注意到了亢小婉面无表情地目送着李铠群往外走。翟媛媛便又想起她早先想到的狐狸,修行了上千年的那种。
    翟媛媛看了看屈芬,她还在看着窗外,还在关心外面的雨势。
    李铠群出来的时候,脸色果然很难看。
    “怎么了?”屈芬关切地问道。
    李铠群不予理睬,径直从两人面前走过。
    于是,三个人一前两后地往外,气氛有点儿尴尬,翟媛媛尽量找些闲话来跟屈芬聊天,好容易才一起来到大门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0:4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8 11:57 编辑


    (5)
    翟媛媛站在酒店大门口四下张望,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自家车停在那里,便从包里掏出手机来给高有亮打电话。
    电话铃响了好几声,却一直无人接听。翟媛媛开始有些生气了,一边骂着,一边准备挂断再打,正在这时自家那辆斯柯达却突然出现在面前。
    翟媛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招呼屈芬和李铠群上车。
    “我还以为你没到呢!”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翟媛媛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责怪道,“你把车停哪儿了?”
    “就在马路斜对面呀!”高有亮一脸无辜的样子,“你没看见啊?”
    “谁看见你躲在那个地方了!”
    “嘿嘿,”高有亮换了个档位,轻轻踩了一下油门,开始缓缓往前开,“我可是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你们——我目不转睛地盯了你们酒店大门半个多小时了。”
    “那怪谁?”翟媛媛甩了他一个脸色,“叫你上去你不上去!”
    “有亮,辛苦了!”屈芬插言道。
    “呵呵,不辛苦,不辛苦!”高有亮客气道。
    车子已经拐上正路,开始加速。
    “辛苦啥呀,坐在车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还有有暖气也冻不着的。”翟媛媛侧着身子说话,脸正对着李铠群,尴尬地笑了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的屈总,你上次见过的。”
    “记得。”
    “旁边是她老公,叫……”
    “李铠群。”屈芬帮忙说道。
    “啊,对,李铠群。”
    “你好!”高有亮一边问好,一边习惯性地抬眼看了看内后视镜,光线太暗,基本上什么也没看着。
    “你好!”李铠群只敷衍性地回应了一声好,然后就也没有再说点别的什么话了,车内的气氛略显尴尬。
    “他歌唱得真的很不错,”翟媛媛对高有亮说道,“一点儿都不比那些歌星差。”
    “是吧!”
    “是啊!我都说了,叫你早点儿来,好上去看演出,你非要搁家里磨蹭!”
    “家里事儿多,不得空啊!”
    “家里能有什么破事儿?再说了,你妈不是在家里吗,还用得着你呀?真是的!你从来都没把我的话当过回事儿,叫你东,你偏要西;叫你西,你又偏要东。”
        高有亮不好回应,只好“嘿嘿”地笑着。
    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住了,等着红灯变绿。四周围的车并不多,白晃晃的车头灯亮着,光影里能看到斜斜的雨丝,密密麻麻的,还有白色的水雾氤氲升腾。雨刷器一下接着一下认真地刮擦着挡风玻璃,刮清晰了又花,花了再刮,不厌其烦。
    “屈总,”翟媛媛向外侧着脸,眼睛看着窗外,“你老公唱得真的很不错,真的不比那些歌星差。”
    “行了,别夸了,再夸,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有实力,不怕夸的。”车子开始动了,正在横穿马路,有金色的灯光晃在李铠群面无表情的脸上。翟媛媛感觉他现在忧郁的厉害,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完全没有了舞台上那种张狂的状态,简直判若两人。“他,以前专门学过吧?”
    “没有系统地学习过,都是自己瞎唱的。”
    “没有系统地学习过,也就是说还是学过,是吧?”
    “没有,不能算的。”
    “我感觉他完全可以去参加《星光大道》,或者别的什么歌唱类选秀比赛,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出了名呢!”
    “想出名,那有那么容易啊!”屈芬叹息道,“他以前北京上海的也陆续参加过一些电视节目的录制,去年还跟咱们襄阳电视台合作过一个节目,有什么用呢?现在不还是这个样,到处赶场,挣点儿零花钱。”
    翟媛媛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屈芬的话。两个人当着李铠群的面侃侃而谈地聊他,他却一句话也不插,好像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似的,让车里的气氛多少有点怪异。街灯从车窗外闪进来,车内的光线忽明忽暗,变幻莫测,翟媛媛看到他就缩在黑影里,呆呆地望着车窗外。
    “没关系。”高有亮接着话题说道,“人呢,贵在有理想,只要坚持,早晚会成功的。”
    “哼,”翟媛媛冷笑了一声,“说的好像你很成功似的。我问你,你有理想吗?”
    “有啊,当然有了。”
    “是吗?说来听听!”
    “我的理想,就是把你和儿子养得白白胖胖的。哈哈!”
    “嗯,”屈芬呵呵笑着赞同道,“不错,是个非常好的理想!”
    “行了行了。你那有什么资格指导别人,你自己这一辈子还注定了是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呢!”
    “碌碌无为怎么了?做一个平庸的人,过平凡人的生活,也可以是人生理想啊!不是吗?”
    “行了,别说了。跟你怎么就说不到一块儿呢?真是的!”
    翟媛媛果断地结束对话,不想跟他再继续斗嘴了,她怕再多斗几句难免要引起屈芬和李铠群的反感了。
    他跟他妈一个样,翟媛媛心里想,简直不可理喻,总是一副自以为是和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言语中掩饰不住那些没有由头的傲慢和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0:4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8 11:57 编辑


    (6)
    翟媛媛周一去找老陈烤贝照片的时候,在老陈的办公室门口碰到了谢丽华,她正拿着一个牛皮信封从房间里出来,连翟媛媛看都不看一眼就走开了。
    翟媛媛有种被蔑视的感觉,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乜斜着谢丽华的背影渐行渐远,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
    谢丽华是企划部的主任,这个职务比较特别,因为在她上面还设有部门经理。
    经理是男的,名叫李涛,公司上下都叫他李总,而与此同时,公司上下也称谢丽华为谢总。虽然说这里的“总”多少带有调侃意味,只是表达一种尊敬,但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公司除了几个真正的“总”之外,基本上经理级别又有一定资历的人大家也都以“总”相称。
    谢丽华的职位虽然在经理之下,也没有什么资历,但却丝毫也不影响被称为“谢总”,甚至还更加实至名归,因为她的这一称呼是从她两年前入职的当天开始,由公司周董亲自叫响的——这完全不同于大家对某些经理(比如李涛)的妄称。
    谢丽华和李涛两人虽然是名义上的上下级,但并没有实际上的从属关系,甚至连办公室都不在一起。企划部作为总公司才有的一个部门,办公室自然跟总公司其它部门一样,同在酒店的十八楼,而谢总那间独立的办公室却设在九楼——地毯走廊的尽头,一个偏僻而隐蔽的位置。从她的办公室出来往电梯口走,要经过集团几家分公司以及屈芬所在的酒店管理部的办公室。
    翟媛媛至今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进那间办公室,第一次见到谢丽华时的情景——那也是她入职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听说自己所在的公司企划部,竟然还有一个在九楼办公的主任。
    “谢总,您好!”翟媛媛有一点紧张,“我是来取周董让您准备的资料。”
    “那儿……”她指了一下案头的一摞文件,只抬头瞟了一眼翟媛媛便又低头看她的电脑,握着鼠标的手在鼠标垫上灵活地移动,时不时地点两下。
    翟媛媛应了一声,拾起那一摞文件,简单整理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就从那间办公室告辞退了出去。
    翟媛媛是在那次接触之后,才渐渐地通过各种渠道对谢丽华有所了解的。
    尽管公司里有许多神秘的存在,但对于翟媛媛来说,谢丽华无疑是其中最为神秘的一个。
    首先,她不用坐班,上班时间非常随意,有时候上午十点来一下,有时候下午三点来一下,有时候几天都见不着人影——这可是连王总和吴总,以及周董的两个老总级表兄弟何总和肖总都没有的自由。
    然后,就算是她来了公司,也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间独立的办公室里喝喝花茶,上上网,除此之处就再没有别的什么要她做的了。
    当然了,她偶尔还是会直接帮周董做点儿事,至于是什么事,翟媛媛具体也说不清,只是大致上知道都是跟政府部门有关。
    一直以来,她就像隐士一样在公司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平日里极少能遇见她的,就算偶尔遇见了,除了跟公司几个老总级别的人会简单招呼两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不予理睬,最多也只是在你主动向她问好的时候,通过她的鼻腔若有似无的应上一声。
    从第一次见到谢丽华开始,翟媛媛就很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有一段时间,只要一想起她,她就会感觉胸口堵得慌。
    幸亏自己不用天天都对着她,要不然自己恐怕会疯掉。翟媛媛总是在心里嘀咕,不过是一个破开发区主任的小老婆而已,神气什么啊神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7-6-3 11:35
  • 签到天数: 6 天

    [LV.2]偶尔看看I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0: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柴淅 于 2017-5-8 11:58 编辑


    (7)
    “她肯定不只三十几岁,”翟媛媛晚上在梳妆台前一边敷面膜,一边还跟高有亮愤恨地聊起谢丽华,“也肯定没过五十,不然谁还要她当小老婆。”
    “嗯,”高有亮躺在床上一边应着,一边在心里笑着——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她看上去四十来岁呢?——她心里该有多么别扭啊!她们的儿子正一个人“咯咯”地笑着在床上爬来爬去。高有亮大概是觉得只是嗯一声太过敷衍了,便表现出感兴趣的样子又问道:“人长得怎么样?”
    “一般!”翟媛媛将额头的面膜拉展,抹平,又想起了谢丽华那张冷冰冰的面孔,“都风烛残年的人了,你说还能长成什么样子。”
    “很显老吗?”
    “那倒不是,但毕竟已经不年轻了。”
    “哦!”高有亮笑了笑,“那她那位主任老公应该也不年轻吧?”
    “不知道。不过,据说儿子都已经上大学了,估计再年轻也年轻不到哪儿去吧!”
    “哦,”高有亮表现得很感兴趣的样子,“那估计也就五十多岁,还很年轻的嘛!”
    “还年轻啊?”
    “是啊,我们科长都快六十了。”
    “你就以你们科长为榜样吧!”翟媛媛冷笑了一声,“就你那个样子,我怕你六十岁了还混不到他那个位置。”
    “哈哈,不会的。”
    “我看会。”
    “嘿嘿。”
    高有亮对翟媛媛公司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要不是跟她睡在一个床上,他才懒得听她喋喋不休地一会儿挖苦别人,一会儿又挖苦自己。相比从前,他现在已经学得乖多了,学会了在她唠唠叨叨的时候,一方面尽量逢迎,一方面尽量少说话,少发表意见,以免莫名其妙地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争执。
    “她穿的衣服可不一般,款式啊,布料啊,质地啊都很不错,”她走向床头,高有亮赶紧拿枕头把靠背给垫好,她顺势躺下,双手端在胸前,“可是,穿在她身上感觉怎么就是那么别扭。”
    “是吧!”
    儿子扑了过来,翟媛媛赶紧护住肚子,却被他顺手把面膜从脸上揪了下来。“哎呀,”她整个身子猛地弹起来,赶紧从儿子手里把面膜夺过去,冲高有亮吼道,“你怎么不拦一下,啊?”
    “哈哈。”高有亮一个劲儿直笑。
    “笑个屁呀!”
    “妈妈,”儿子抱住妈妈奶声奶气地嚷道,“我也要敷面膜。我也要敷面膜!”
    “滚!”她推了儿子一把,从他怀里挣脱,又冲坐在一旁看热闹的高有亮瞪了一眼,“你没事也不管管你儿子。”然后,气鼓鼓地回到梳妆镜前重新敷过。
    “我感觉这个谢丽华呀,”敷好了,她走到卧室门口听了听外面的动静——高有亮老妈现在就住在隔壁卧室里——然后轻轻地关上房门,凑到高有亮身边,压低了声音接着又说,“有点儿跟你妈一个德性。”
    “什么叫跟我妈一个德性?”高有亮一脸的不高兴,“我妈什么德性?”
    “你妈最大的德性就是自以为是……”
    “好,行了行了,不说了!”高有亮果断的打断翟媛媛,他知道她又要说什么,她数落他妈的那些不是,他早就已经耳朵都听出茧子了,“老妈起早贪黑,任劳任怨地帮咱们照顾儿子,料理家务,你就不能说她句好呀,啊?”
    “我怎么就没说过她好了?一码归一码。”翟媛媛的调门明显提高了不少,还白了高有亮一眼,“怎么,你妈那么些毛病和缺点,还不能让别人说了是吧?”
    “行了,睡觉!”高有亮开始担心她不依不饶地更加提高嗓门,那样势必要惊挠到隔壁的老妈,于是说完了自己先倒头便睡。
    儿子完全不能理解父母之间的事,这会儿看到爸爸躺下来,还用被子把头蒙起来,以为是在逗自己玩儿,猛地一下子就扑在他身上,惊得他“啊”地一声折叠了起来。
    “哈哈,”翟媛媛笑得前仰后合,“儿子都还没睡,你就想睡呀?活该!”
    高有亮吼道:“滚,过去跟奶奶睡去!”
    “不,我今天要跟妈妈睡。”儿子一边说着,一边就往被窝里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鄂公网安备 420607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