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论坛_草根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襄阳草根论坛欢迎您!
1月23日上午,记者来到襄阳东站。在这里,每个进出车站的旅
李乐成主持市委常委会会议强调 切实扛起疫情防治政治责任 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 1月23日上午,
2020.1.22. 放假第
1月19日,由俄罗斯国家模范芭蕾舞剧院舞蹈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时候,人们
1985年,我从襄樊四中高中毕业,
  一个生活在内陆的吃货每天心心念念的便是沿海地区的野生海鲜了!可是现实总会将人无情击败,看着菜市场里面的天价海鲜只能默
 近日,随着气温持续下滑,我市各
  自小号称淑女,从来对运动不敢兴趣,可自从去年,男友带我去西安市白
  上周,有友人到南京开会,我便与之相约在金陵一聚,坐动车到了南京后,我便去
建国50周年纪念钞三连体你有了吗? 建国纪念钞最新价格
233405
狗蛋五官端
苹果前几天早上起来看
233779 隆冬时节,阳光明媚。连绵的雨雪天气,今日为之
静静的冬天(二十二) 原创/幽冥仙姬 ☆
这是农历2019年腊月三十的襄阳 没有人流 没有车往……人 们
曾见一幅旧画:一间茅屋,一个
http://i.hj.cn/xywb/20200116/XYWB202001165_3
据襄阳草根论坛消息: 草根网友“给我一个支点”走了!
喝劲牌枫林酒,享不一样的人生感受。根据最新评奖规则调整,每月之星评选综合考虑发帖量、回帖量和

城市大秀场

《镜头中的襄阳》摄影大赛火热进行中~~
查看: 1103|回复: 3

[名篇共赏] 稷下学宫:诸子百家们的最高学府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2:42
  • 签到天数: 222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9-12-12 19:0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欢迎您来到襄阳草根论坛,注册后发帖看帖更方便~~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12集 稷下学宫:诸子百家们的最高学府
    法家的目光
    余秋雨

    前面几天我在诸子百家当中,举出了三位走在路上的大师,大家一定留下深刻印象了吧。


    文化的精彩,粗粗一看,是那些句子、那些笔墨、那些唱腔,其实更精彩的是那些步伐、那些声音、那些生命。这三位伟大的行走者,创建了中国文化最高的精神等级,却又彻底地融入大地。因此我在他们的两千多年之后,把大半生命也投入行走的时候,总觉得脚下的土地无比珍贵。因为那里曾经留下过他们深深的脚印。


    讲了老子、孔子、墨子,其实也就是讲到了道家、儒家、墨家。除了这三家之外,还有一家必须注意,那就是法家。法家是另一番目光。请注意,我讲的是目光。如果说道家的目光是超越的,儒家的目光是温暖的,墨家的目光是热烈的,那么法家的目光则是冷峻的,冷得让人产生一阵寒意。老子淡淡地走在路上,孔子苦苦地走在路上,墨子积极地走在路上,而路边的草丛早已有几副冷冷的目光在看着——那就是法家。


    以韩非为代表的法家学者,他们完全不讲老子、孔子、墨子的情怀,只相信对实际利益的严格管理,并且把这种管理组织成一种绝对权力。在韩非看来,社会管理离不开法、术、势这三种力量。法是法令如山,赏罚分明;术是运用谋术,控制群臣;势是集中权势,治服天下。这是法家的三个看家本领,法、术、势。


    猛然一听,法家让人不太愉快,但仔细一想,社会历史还真的少不了法家。无论是老子、孔子还是墨子,其实都是理想主义者。但是法家是现实主义者,对于现实的社会政治,老子主张尽量少管、听其自然;孔子主张道德领先、苦口婆心;墨子主张一腔热血、行侠江湖。这三条路其实都很难有效地把整个社会管理起来。


    法家强硬地追求有效、追求力量,结果大家知道,真正让秦国强大起来,最后统一中国的就是法家。但是法家在通向效果的道路上,用了太多的残忍和阴谋,结果他们自己的生命也被残忍和阴谋缠住了,缠死了。早在韩非子出生前五十几年,那个法家思想的早期实践者商鞅,已经死于车裂的酷刑。韩非死于他的同学李斯之手,李斯本人也是一位杰出的法家宗旨家,最后也被腰斩灭族。


    可以说,在诸子百家中,法家最硬又最惨。他们以强力推动了社会改造,让世界看到了一个早早统一的中国,这个贡献实在太大了。但是从文化上说,人之为人还必须有温馨、柔和、仗义的一面。就人性而言,除了铁拳人生,更需要慈爱人生、诗化人生。因此,法家思想家们其实是以自己的声音和生命做出了最大的牺牲。人们容易忘记他们的贡献,喜欢转过身去欣赏那个白发行走者、那个棕衣行走者和那个黑衣行走者。简单说来,这些行走者更有诗画魅力。


    魅力是一种不公平的吸引力。法家学者即使集中了他们最看重的全部的法术势,也形不成魅力,反而还会走到魅力的反面。我刚刚说到法家的韩非和李斯是同学,他们的共同老师是谁?是荀子。对,“荀”就是草头底下加上中旬、下旬的旬。就是你们在中学语文课本里边读过的,《劝学》一文的作者荀子。荀子是儒家集大成者,这我就不多讲了。我只讲他后来很长时间主持着一个学术机构,这个学术机构叫稷下学宫,它被这个学宫说成是老师中的老师。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2:42
  • 签到天数: 222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2 19:03:23 | 显示全部楼层
    稷下学宫

    稷下学宫在山东临淄的稷门附近,临淄是当时齐国的首都。这个“稷”字就是天下社稷的稷。为了稷下学宫,我请大家记一记这个“稷”字,即使不是山东籍的朋友,也最好能够记一记。


    齐国精彩的人物和事情非常多,如果细细讲来,怎么也讲不完,我只能跳过它们直奔那个稷下学宫。为此我曾经写过这么一段文字,我现在朗读一下:


    我不得不装成铁石心肠,故意不看姜子牙那长长的钓竿,不看齐桓公拜管仲为相的隆重仪式,不看能言善辩的晏婴矫捷的身影,不看军事家孙武告别齐国,去吴国的那个清晨,也不看神医扁鹊一直是让人起死回生的奇迹!暂且全部都不看,全部都放弃,只跟着我来到临淄的稷门之下,因为那里是一个大名鼎鼎的稷下学宫所在。


    这是我很多年前写的一段散文。为什么我对稷下学宫如此激动,可以放弃齐国的其他精彩,专门去找它?因为中国文化在那里获得了一种聚集和整合,蔚为壮观。不管以历史的眼光,还是世界的眼光,都会让人振奋。中国文化在人类精神的奠基时代,能够涌现出百家争鸣的景象,本来已经叹为观止了。但是我们应该明白,在当时的信息传播条件下,所谓的“争鸣”,也可能是后人把不同的学说拼合在一起,当时很难真的争起来,因为不在一个地方。出乎意料,他们真的拥有了一个近距离 汇合的场所,百家争鸣成了事实。


    稷下学宫创办于公元前四世纪的中叶,延续了大概130多年。据史料记载,稷下学宫所在地是齐国都城临淄的西门,叫稷门。从各种文献来看,当时稷门附近实在是气魄非凡:那里铺了宽阔的道路,建了高门大屋,成了四面八方学者们的向往之地。


    齐国朝廷做事总是大手笔,他们给各路学者很高的待遇。因此,诸子百家当中几乎所有的代表人物都来过。他们像平时一样,身后总是跟着很多学生。我前面讲过,过去孔子周游列国的时候,带着一批学生,像是一个流亡大学。现在呢一个个的流亡大学在这里集中了,这也就成了当时中国最高的学府,人数常常是数百上千。


    稷下学宫还解决了天下所有的高等学府都会遇到的两大难题,哪两大难题呢?第一个难题,这个学宫是由齐国朝廷出资的,具有政府智库的职能。那又如何保持对朝廷的独立性呢?他们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解决的方法是这样的,学宫里边的诸子都不任官职,也就是说只问政不参政。正因为这样,他们也不必对自己的观点担负任何行政责任。朝廷所需要的,就是他们这种身处行政体制之外的独立思维。


    体制之内也会有很多聪明的头脑,比如管仲、晏婴这样的人,但是那只是内循环,而稷下学宫要提供的是循环圈之外的声音。对于这种声音,朝廷听过之后也可以完全不予理睬。这叫做两相自便。譬如孟子就对时政发表过很多意见,朝廷觉得不切实际没有接受,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孟子在稷下学宫中的崇高地位。


    稷下学宫还解决了第二个难题。第二个难题是稷下学宫主张百家争鸣,那又怎么不要让这种争鸣变成众生喧哗,一片嘈杂呢?当时,稷下学宫除了欢迎各路来的学者之外,还会隆重聘请一些真正重量级的大师来压舱,保持着清晰的学术等级评估。同时根据各路学者的学问资历和成就,稷下学宫还分别授予客卿、上大夫、列大夫以及稷下先生、稷下学士等不同的称号,而且已经有了博士和学士的区别,这就避免了在百家争鸣、言论自由的幌子下,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纷纷扰扰。好,这是第二个难题,稷下学宫也解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昨天 22:42
  • 签到天数: 222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2 19:04:13 | 显示全部楼层
    稷下学宫和雅典学园

    每次说到稷下学宫,我心中总会出现一个比较对象,那就是希腊的雅典学院。我计算了一下,柏拉图创建雅典学院的时间,大概比稷下学宫建立早了20年,这在历史上应该算是同时。说起雅典学院,我首先想到的是欧洲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佛罗伦萨的统治者美第奇家族,为了复兴希腊文化所重新建立的模拟性的柏拉图学院。大家如果到佛罗伦萨去旅游的话,一定会频频地接触到“美第奇家族”这个称号(MEDICI),在佛罗伦萨经常可以看到。他们非常羡慕古希腊的学院。这是我首先想到的一个印象。


    想到的第二个印象就是,文艺复兴的代表人物大画家拉斐尔,他曾经画过一幅名画,题目就叫雅典学院。把美第奇家族所向往的图景作了形象的展现,拉斐尔的油画《雅典学院》并不是一副写实的画,而是把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人先后创立的好几家学院全都画进去了,让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学者共聚一堂。


    拉斐尔甚至把自己也画进去了,把文艺复兴时代的其他代表也画进去了。这种穿越是想表明,自己在精神上也是雅典学院的一员。


    雅典学院的传统,后来在欧洲中断了。在漫长的中世纪,谁也不知道雅典学院的存在,所以拉斐尔和美第奇家族有一种重新发现宝藏的巨大兴奋。


    中国缺少欧洲文艺复兴时的兴奋,这是缺点;但是中国也没有出现过欧洲中世纪时的那种中断,因此也说不上重新发现。中国每一代都知道诸子百家,只不过常常有一点遗忘。对,中国出现的麻烦不是中断,而是遗忘。


    我们也不妨学学拉斐尔,他把自己画进了古代的雅典学院,我们也应该把自己植入稷下学宫,至少所有的中国文人都应该领悟,我们每个人都与山东临淄那个老城门下的废墟有关。这是在确认自己的文化身份,同时又在为中国恢复身份。我把稷下学宫与雅典学院进行对比,也就更看清了中国文化的世界身份。


    我可以断定,稷下学宫一定比雅典学院更漂亮、更壮丽、更热闹,原因是当时中国有诸子百家,希腊没那么多;当时稷下汇集了东西南北的广阔地域,希腊没那么大。


    说起稷下学宫,汇集了东南西北的广大地域,我突然想起一个南方人,他也来过稷下学宫,那就是屈原。我在给北京大学各系学生讲授中国文化史的时候,特别提到屈原到稷下这件事,还特地给了一个标题,叫做“长江推举他出场”。


    不错,集中在稷下学宫里的各种学者,细算起来,主要都来自于黄河流域。为什么会这样?这就牵涉到我特别关注的另外一门学问,也就是生态文化学了。由于种种地理、气候、政治、军事的原因,中国文化的高层形态,有很长时间较多地集中在黄河流域。这种情况后来渐渐会发生变化,但在当时集中还是明显的。这个“子”那个“子”,说来说去都是黄河中下游,尤其是山东这一带的人物。


    伟大的长江,似乎有一种默默的不平。从它身边也有不少文人北行,但是分量都不够。终于,长江派出了一个人,一个从长江最重要也最险要的部位,三峡,走出的人,他的文化分量也非同小可。因此,屈原此行具有隆重的代表性。尽管当时,不管是他还是稷下学宫,都不知道有这种代表性。


    我感兴趣的是那天屈原出现在北方各路学者眼前,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我想他一定引起了分外的注意。他非常在意自己的衣着打扮,因为他自己在《离骚》里边说,他长得很正,那么身材也应该很好,瘦瘦的高个子,玉树临风。他的方言,稷下学宫的学者们听起来有点费劲,但他的嗓音动听,表情有点矜持,却又是通体高贵。他在稷下学宫里显然不合群,因此很快又回到了楚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7:35
  • 签到天数: 1878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9-12-13 17:00:05 襄阳草根论坛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鄂公网安备 42060702000001号